[衍生] [HP][SBSS]Walk of Revenge (9/22)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小釵子)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8(802)
留言10則, 8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第九章 天狼星.布萊克 他看見彼得站在那裏發抖,整個身體縮了起來,像隻陰溝的老鼠一樣。真是好笑。天狼星被緊緊縛住,頸子上戴了條克制魔法的銀項鍊,他根本不可能傷害彼得。 至少目前還不行。 天狼星咧出牙齒,朝彼得瘋狂大笑。「說啊,彼得。」他咆哮著,一邊扭動身軀。 彼得真是做了個好工作。天狼星完全無法移動四肢,更枉論撲上前撕咬那隻老鼠了。至於魔法,天狼星再次試圖感受卻撲了空,如同高空落下的失速,全身空蕩蕩的。天狼星又開始劇烈換氣好像無法呼吸,就像前兩天從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被全身綁縛,與其他的禁衛軍們一同被扔在寒冷的刑場裡等待未知的命運一般。 失去魔法就像失去某部份的生命,他覺得自己現在像是個脆弱的嬰兒般無助。天狼星克制下意識的無安全感。而這就是過去一年多來的感受嗎?這個想法跳進天狼星的腦中。 彼得.佩提魯縮在窗前看天狼星掙扎了一陣子,確定自己很安全之後才敢開口敘述。「大家,大家都傳說石內卜用黑魔法殺掉瓦頓,真是讓人生氣。」彼得的後背貼在窗前,高舉魔杖對準天狼星說道。「是我做的。你明白嗎,天狼星。我做的!我早知道石內卜是黑魔王安插在這裡的間諜,他跟黑魔王透露西碧.崔老妮說的,關於黑魔王的剋星的預言,黑魔王把那個任務交給我。」 「哪個任務?殺掉瓦頓的任務?」天狼星嘲弄。「我不覺得瓦頓有重要到引起佛地魔的注意。而且那個預言我聽過,跟瓦頓可沒有任何關係。」 「不,不,當然不是。黑魔王相信預言指的是葛來分多的國王、皇后以及繼承者。」 「他要你殺掉詹姆一家,而你認真想照做?」天狼星從喉嚨裡發出野獸般的怒吼。 「我,我不怕你。」彼得有些多此一舉地說,魔杖往前推。「我總得試試看,霍格華茲封地的貴族啊,天狼星。而且自從那個史來哲林人來這裡,黑魔王對我就沒那麼器重,我得除掉他。我要翻身就只能睹這一把了。」 「你想利用殺掉瓦頓除掉石內卜。」天狼星的眼神變得更陰暗。 「不只石內卜,我的計謀可是萬無一失的一石三鳥。那天我在這裡,正巧看見瓦頓打算強逼石內卜幫他做口活。哼,那個石內卜可憐巴巴的,跟現在這副神氣活現的討人厭模樣完全不同。我知道你休假了,機會稍縱即逝。我解除你放在石內卜身上的咒語,趁著瓦頓沒注意用魔法偷了他的劍從背後刺死他,石內卜,石內卜都嚇到吐了。」他發出個緊張又興奮的笑聲。 天狼星沉默著,讓這些言詞進入心裡。「我檢查過你的魔杖。」他說。 「對,你檢查過我交給你的那支魔杖。」彼得看起來更得意了,當看見天狼星恍然大悟地瞪大雙眼。「我到地牢暗示石內卜,想要證明清白就得靠七神的庇佑。他很聰明,他當然明白我在說什麼。你看,他提出了比武審判。」 「最後你再鼓動皇后到刑場去救他是嗎?」天狼星冷著聲音問。「怪不得啊,詹姆明明就下令任何人都不准跟皇后透露石內卜被抓的事情,瞞了一個月,怎麼那麼湊巧就在比武審判時你的膽子突然變大了,竟敢違背詹姆的命令通知皇后那件事。真是聰明啊,彼得。皇后對劍術一竅不通,這可是一屍兩命。」 聽到天狼星的讚美彼得吃吃地笑了。「不只她跟肚子裡的繼承者,石內卜也別想活命。」 「你這麼聰明怎麼會以為詹姆能眼睜睜看著他的妻兒送命?」天狼星提高音調嘲弄。「你這麼聰明怎麼沒有想到詹姆會用盡方法阻止皇后?」 彼得臉紅了。對,他一定沒有想到,他一定覺得自己的計劃萬無一失。「是詹姆太,太執著了。皇后再娶就有了。總之,你不應該介入的。」他訕訕地說。「你就該讓那兩個史萊哲林人跟她肚子裡的雜種死在那邊。」 「你敢這樣說詹姆的兒子。」天狼星怒極。「那是你的皇后跟葛萊分多未來的國王!但是你也不在乎是吧。」 「這可不能完全怪我,機會是你給我的,天狼星。」彼得大聲反駁。「詹姆沒想過要找我,是你給我機會的,這件事也要算你一份。是我們兩個一起把葛萊分多王國滅掉的。」 聽到這個歪理的天狼星全身繃起,不能再更憤怒了。「我信任你,彼得。我跟詹姆信任你!我們不是,不是給你機會,背叛他!」他嘶吼著,感覺憤怒的眼淚從眼眶衝出。「你最好祈禱石內卜別給我機會,你知道我的能耐,我徒手都能殺了你們兩個!」 彼得的臉嚇得慘白,尖叫著沿著牆壁跑了出去,大聲把門關閉鎖緊。天狼星躺在那兒對著天花板劇烈喘氣與流淚,握著拳頭的手掌用力發抖。 彼得竟敢指責他,他絕對不會背叛他的國王與他的國家,他寧願死。 當憤怒的情緒褪去,獨自躺在床上的天狼星慢慢冷靜,強烈的自我厭惡席捲而來。對,詹姆完全沒想過找彼得,是他太自以為是。本來該是他誓死守護王權直到葛萊分多寶劍承認新的繼承者,本來葛萊分多王國永遠都會是葛萊分多王國,佛地魔國王永遠沒有機會踏進他們的國土輕易地奪走他們的政權...... 就算石內卜殺了波特一家,他也只能灰溜溜地逃走,天狼星會天涯海角追殺石內卜。 史萊哲林人都不可信,是他的意志太薄弱。他的確該為現在這個局面負責,詹姆要他監視那條毒蛇,他沒當一回事,以為沒了魔法又瘦又乾的石內卜不以為懼。他把石內卜當方便的性交對象,不知何時竟開始關心他,讓那條狡猾的毒蛇侵入他的生活,任由自己沉溺其中。 他從未懷疑他。他對他付出真心。 他愛上了他。 他吻了他。 阿拉特死了,法蘭克死了,他的父親跟弟弟下落不明。當他躺在這裡的時候不知道又有多少葛萊分多人被處死,就算他們選擇投降,托比亞.石內卜也不會讓他們好過,前鋒兵大部分的命運都是死亡。 唯獨他,被留了下來,成為被石內卜監禁的性玩具。這就是七神給予他的懲罰,是他該為自己的驕傲自大付出的代價。 然而仍然,他還活著。 燃著壁爐的房間中天狼星的雙眼慢慢變得炯炯發亮,雙唇咧開成為一個瘋狂的笑。石內卜終究是血氣方剛的年輕男人,他們做過那麼多次,玩過各種花樣,石內卜大概已經離不了他的大屌。他難道以為天狼星會乖乖當他的性奴嗎?真是太小看前禁衛軍隊長的能耐了。 於是天狼星躺著,等著,等待他的主人進來,要求他,享用他。 只是過了很久,天狼星幾乎要在這個溫暖舒適的房間裡睡著,他等待的男人始終沒有出現。直到天狼星真的睡著,又醒來,睜開眼時,窗外一片漆黑。 他聽見外頭的聲響,來自與皇后的寢宮相隔一道門的國王起居室。聽起來是石內卜回來了,因為天狼星聽到彼得討人厭的聲音正在說話。 「石內卜先生,需要我扶你進去嗎?」彼得正在問。「天狼星已經在裡頭等你了。」 天狼星沒聽到石內卜低沉的回應,只聽到彼得忙不迭地說是的是的,接著便是門開啟又關閉的聲音。他睜大眼睛,期待地看往自己的房門,心臟緊張得碰碰亂跳。 他又等了一陣子,兩室相連的門終於打開,賽佛勒斯.石內卜又瘦又長的身影出現在門框中,站在那裡猶豫地看著天狼星。他背後的那個房間點上不少油燈,相對之下天狼星這裡真是太暗了,逆光之下天狼星只能看見石內卜蒼白的臉色被油膩的長髮遮掩住。 然而當雙眼適應之後,天狼星便能觀察到更多了。 跟早先在刑場看到的那個揚著下巴神氣活現的石內卜不同,即使透過天狼星充滿仇恨的雙眼看過去,仍無法忽視現在的這個石內卜外觀上的疲倦,雙眼沒了的光彩,垮下的身體姿態,就好像正被某種沉重的壓力給壓垮。 在他內心某個壓抑隱藏的小角落裡,有股想要觸碰另一個男人的衝動,想要吻去對方臉上的沮喪,想要安撫那個殺人兇手告訴他一切都會變好的。 天狼星的理智踢開了那股衝動,調整自己的表情。 「賽佛勒斯。」天狼星柔聲說。 石內卜的變化是很明顯的。他的身子直起,灰暗的雙眼慢慢亮起,蒼白的臉上出現一種類似於希望的表情。天狼星煽動睫毛,深沉地凝視對方,引誘另一個男人向他靠近。 石內卜走過來了,緩慢地,猶疑地,一瘸一拐的。天狼星無法忽視石內卜受傷的步伐,以及時不時的震顫,早先在刑場那會兒可沒有這些。石內卜看起來疼痛,但他的表情卻沒有顯現。他只是一直盯著天狼星,直到走到床鋪邊。 「天狼星。」石內卜低下頭看著他說。 天狼星不說話,他現在是對方的玩物,得做出相對應的適當表現,就讓石內卜去決定下一個步驟。他四肢張開赤條條地,慵懶地躺在那兒,大方迎接史萊哲林人的注視,讓整個人顯得毫無侵略性。 石內卜伸出右手,天狼星注意到那些纖長的手指微微的顫抖,撫上他的臉頰,接著是他的眉毛、鼻子、嘴唇。石內卜的手指持續往下,掃過天狼星脖子上的銀項鍊、胸口、小腹、胯部,停留在他的恥毛邊緣。 無論天狼星有多麼痛恨眼前的史萊哲林人,有多麼想要立刻殺了對方,他的身體卻因為石內卜的觸碰作出反應。他勃起了。 石內卜盯住天狼星的抽長,不確定地再度看向天狼星的臉。 「都是你的,賽佛勒斯。」天狼星以低啞的聲音引誘,臀部在盡可能的範圍挪移著。 「早上你不是這麼說的。」石內卜說。 「我改變主意了。」天狼星回答。「我很高興還能活下來。」 石內卜又再看他一陣子,表情變得更加溫和。冰涼的手指包裹住天狼星,天狼星嘶嘶吸氣,臀部向上迎取更多的接觸。腳踝上的繩索卡住了他的動作,天狼星沮喪地跌回床鋪,喘氣著。 「這該死的繩索。」天狼星抱怨。 石內卜轉過頭望向床尾,想了想,從兜裡抽出魔杖對準綁住天狼星雙腳的繩索。天狼星的雙腳一輕,知道石內卜釋放了他。 變化發生在一瞬間。天狼星兩腳猛地向上抬高,用力夾住石內卜的脖子將他往床上摔。措手不及的石內卜魔杖鬆脫飛出,兩手握住天狼星的小腿,同時發出驚恐的尖叫。 天狼星表情猙獰,兩條腿出力擰緊石內卜,改換角度阻絕對方的呼吸並且試圖扭斷對方的脖子。石內卜的臉脹得通紅,剛開始還奮力掙扎,但漸漸地,雙腿踢踹的力量變得微弱,抓握住天狼星的兩隻手逐漸失去氣力。天狼星知道他就快要成功絞死這個狠毒的男人。 他要殺了他。他要親手解決自己所犯下的錯誤,然後他才敢去見詹姆,去祈求詹姆的原諒。 掉落在地的魔杖突然飛進石內卜的手,他舉起魔杖對準天狼星,大概是個無聲咒,因為天狼星什麼也沒有聽見便覺得全身力量消失,絞住石內卜的雙腿也無力落了下來。 重獲自由的石內卜往後摔,直接落到了地面上。他摀著自己的頸子拼命咳嗽與喘氣,高舉的魔杖對準天狼星,還在拼命發抖。 天狼星動也不能動,只能在模糊的視野中堆積足夠多的憤恨和盛怒瞪視石內卜。 「你要殺了我。」坐在地板上的石內卜啞著聲音,甚至沒有隱藏裡頭的受傷。 「為什麼不。」天狼星冷冷地,哽咽地說。 媽的,他為什麼會哭。 石內卜坐在地上平復呼吸,魔杖手逐漸平穩,臉上那股混和了受傷與痛苦的表情慢慢地消失,最後成為一整片空白。 「對。」石內卜疏離地說,撐著身體站了起來。「為什麼不。」 天狼星看對方調整凌亂的衣著,撥弄頭髮,整個過程石內卜都避開了他的眼睛。他終究忍不住發問。「你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佛地魔傳遞消息?」 史來哲林人終於再次看向他了。天狼星以為對方不會回答,然而石內卜卻開口。「一開始就是。」 「一開始?在鄧不利多的鼻子底下?」天狼星質疑。 「想不到吧,布萊克。黑魔法比你們以為的更強大。」石內卜一邊說一邊慢慢捲高左邊的袖子,伸出上臂。天狼星睜大雙眼,看著印象中是暗色胎記的地方,現在卻成了個恐怖的圖案-一條蛇穿過骷顱頭的雙眼-那圖案似乎還在蠕動。石內卜任由他看了一會兒才降下衣袖遮掩。「要躲過黑魔王的掌握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跟他透露了那天聽到的預言。」天狼星想起彼得跟他說的那些。 「對。」 「他要你殺掉詹姆還有莉莉皇后跟他們的孩子?」 石內卜頓了一下。「對。」 「你怎麼下得了手?」 石內卜的呼吸變沉了,墨黑的眸子冷冷地毫無情感。「當然是為了復仇啊。」 天狼星幾乎要咬裂牙齒。「你究竟是用什麼方法迷昏了所有的人。」 「這得多謝你的幫忙。」 「你是什麼意思?」 「那毒藥是你幫我釀製的,當然你毫無印象。大多數時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以為做的是縛狼汁。」石內卜的語氣帶著惡意,一字一句輕輕地說。「它們各自存在並無效果,但是兩種混合在一起之後就會釋放出沒有味道沒有顏色的氣體,只要吸入一些就會陷入昏迷。因為你之前接觸過它們,在你身上的作用才會弱了些。最棒的是,那對巫師跟麻瓜的效果都一樣。我將他們倒在地板上,沒有人注意到。」 天狼星又感覺到怒火。「你利用了我?」 那雙黑漆漆的眼睛毫無感情地盯住他。「你知道最有趣的是什麼嗎?這還是波特要你幫助我的。」 世界上怎麼能有如此歹毒的人?天狼星氣得牙齒都在發抖,完全說不出任何一句話。想起石內卜煞有其事地拜訪路平市長,請託市長代為說服詹姆與鄧不利多首相讓他進入煉製房製作縛狼汁;天狼星跟詹姆都被蒙在鼓裡,他親自釀造了迷昏詹姆的魔藥,讓石內卜得以輕鬆殺掉他的國王一家人以及葛萊分多的首相。他甚至在煉製房裡幹石內卜,任由自己沉溺於那個男人。光想起石內卜背地裡是如何嘲笑他的愚蠢與容易操作,天狼星再也無法比現在更恨自己了。 「你是我見過最惡毒的人,石內卜。」天狼星齜牙咧嘴說。「比托比亞.石內卜還要惡毒,比佛地魔還要惡毒。」 石內卜陰沉著臉看了他很久,接著慢慢轉過身子背對天狼星,什麼也沒說。天狼星帶著滿滿恨意盯住對方的背影一瘸一拐走到門口,轉過身,再次面對自己。石內卜沒有再說話,只有舉起魔杖對房間咕噥一些咒語。最後,他伸長魔杖手對準天狼星。 天狼星等待酷刑咒之類的疼痛降在自己身上,然而與他預期完全不同,石內卜鬆開了綁縛他雙手的繩索,解開讓他全身無力的魔咒,走出去並且關上房門。重獲自由的天狼星立即跳下床衝過去開門,意想不到的是竟然能輕易打開。 但他出不去,反而撞上一面看不見的牆。 他站在牆的這端,看著牆另一端的石內卜穿過起居室,走進原屬於詹姆的那個房間。天狼星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窗戶。窗戶是開了,但仍然有一堵看不見的牆擋在那兒。 天狼星被監禁在這兒,本當屬於他的皇后的房間。他的仇人就在附近,看得見卻碰不了對方,只能任由仇恨滋長。 他恨極了自己的無能為力。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159.209.23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0562024.A.E92.html
1月前
教授好孤單QQ
05/09 20:48, 1F

1月前
想到教授內心的各種掙扎跟疼痛我就好揪心又胃痛QQ
05/09 22:10, 2F

1月前
嗚嗚嗚好揪心。感覺這個局面無可挽回啊...
05/09 22:29, 3F

1月前
QQ在那個變態去死團眼皮底下連安慰彼此給對方希望都
05/09 22:53, 4F

1月前
做不到QQ
05/09 22:53, 5F

1月前
會這麼痛苦為什麼還要執行任務啊啊啊啊 真希望便當
05/10 04:07, 6F

1月前
都會吐出來……
05/10 04:07, 7F

1月前
彼得對愛的無知使他以為背叛和放棄如此輕易啊……
05/10 08:12, 8F

1月前
教授的處境好揪心QQ
05/10 21:17, 9F

1月前
媽媽跟莉莉都是教授的軟肋...莉莉真的被殺了嗎...
05/11 00:34, 10F
文章代碼(AID): #1Wbz1ewI (BB-Love)
if (FB !== undefined) { FB.XFBML.parse() }
文章代碼(AID): #1Wbz1ewI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