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樹靈 第二十六章【逃竄】 限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紀宣)時間8月前 (2023/09/23 09:05), 編輯推噓4(405)
留言9則, 4人參與, 7月前最新討論串1/1
此版本為電子書修正版,今後將陸續更新至大B版 TAG: 人外、三觀不正、蟲、人馬、高H、NP、粗口、尿道PLAY、人獸、產卵 CP:樹靈x人類、人馬x人類、蟲x人類 故事內容略為重口,請評估自身接受度 霖他們預測的最糟情況最終還是發生了。 就在樹靈專注修復身體的關鍵時刻,最高機密實驗室猛地爆炸,實驗室裡飛竄出許多未知 品種的昆蟲,昆蟲吐出腐蝕性的唾液,一瞬間,最先進的實驗所便千瘡百孔。 「所有人員注意,不要出房間,不要出房間。」廣播不斷重複播放,伊森自然不會放過這 個機會,他成了一股逆流跑在倉皇的人群中,小心避開那不知名的昆蟲,來到霖的空間。 「鑰匙、鑰匙在哪?」左看右看都沒有鑰匙的影子,他乾脆抄起地上的重物看準四個角敲 ,敲了數下強化玻璃終於應聲碎裂,同時,霖也睜開眼睛,揮動右手,爆出的藤蔓將準備 飛進來的昆蟲都打掉,連帶關起敞開的大門。 伊森心裡早有個底,霖的身體情況應該已經復原得差不多,「現在是什麼情況?那些昆蟲 又是什麼?」 「那是挖魯的小兵。」霖瞇起眼睛,隨後塞了個東西給伊森,那是把小刀,以前慣用的不 知道被丟去哪,霖特別摸了一把代替的,「走,我們去找崎駿他們。」 霜那裡霖並不擔心,他們能共識,很容易就能找到彼此。 在混亂人群中,一匹褐色人馬以殺神斬佛的姿態飛躍其中,崎駿不知道怎麼變出一把誇張 大弓,一邊奔馳一邊打掉昆蟲,他的四周還有很多實驗生物。 那些生物都發了狂似地撲向空中的昆蟲將其嚙殺。 「哈瑪特的能力就是控制動物。」霖在一旁解釋,「走,他們過來了,我們趕快走人。」 好似嫌這裡不夠亂,地板猛地竄出樹根把已經很難走的路弄得更難走了。 「你幹了什麼好事!」伊森驚恐地叫道。 「這樣比較方便。」霖一把抱起伊森,喚來藤蔓把他們都包起來,沒多久伊森又聞到植物 被腐蝕的味道。 「還行嗎?」這場景讓他想起他們遇到融蛇的那一次,雖然這次儼然比上次的情形更加險 峻。 霖操控藤蔓,「現在還行,但遇到那個就難說了。」 「那是什麼!」里的驚呼聲夾雜人類痛苦哀號,包住霖他們的植物球硬生生給人打下來。 伊森掙扎爬出,看到一張很噁心的臉,像是螳螂又像是其他生物。 眼睛對著眼睛,伊森整個停止呼吸。 大蟲張開口,高腐蝕性的液體就要吐在伊森臉上,還好霖及時拉住伴侶,才免於毀容危機 。 「大地在躁動。」樹根傳來焦躁的情緒,這塊大地知道挖魯甦醒了,長在這塊土地的生物 將被挖魯吞蝕殆盡。 崎駿率先出擊,拉起巨弓,富有強勁力道的利箭噌地射向挖魯,但飛到半空中就被唾液腐 蝕掉。 感受到敵意的大蟲轉向面對崎駿,在要飛起來的瞬間又被霖的藤蔓拉回地上。 這樣一來一往霖他們居然逐漸趨於劣勢,到底不是自己最熟悉的土地,這些植物用起來並 不靈活,可惡,這些喜歡找死的人類。 「霜,把伊森跟里帶走。」知道霜就在附近,霖朝著人群大吼,果不其然人群中爆出大量 藤蔓,又一個喜歡這樣搞的樹靈,伊森有些無言地想著,但這時候不容許他吐槽,藤蔓一 左一右抱起他和里後就往外送去,然後穿過人群將他們安全無虞地放置在地,「你們先躲 起來。我們等一下回來。」 在霜要離開時,伊森突然叫住他。 「你也要小心。」 霜身體一顫,不可置信地回頭。 伊森又重複了一次:「你也要小心。」 「我還能回去嗎?」他不知道伊森是否原諒傷害穆拉薩的自己,是否原諒殘忍傷害伴侶的 樹靈,原本想當一回膽小鬼,沒想到人類一點都不給自己逃避的機會。 似乎感應到眼前守護樹的情緒,伊森拍了拍對方臉頰。 「你就是你,霖就是霖,如果後悔曾做的錯事,就不能死,活人才能彌補過錯,死了就連 彌補的機會都沒了,所以記得回來,回來讓我知道你的決心。」 霜就像吃到糖果的小孩,漾起從未見過的笑容,輕輕在伊森嘴上啄了一下,他道:「我會 回來。」然後又回到那恐怖烈獄。 里擔心地看著不斷爆炸的建築物,「我相信崎駿他們。」 伊森自然也相信他們會活著回來。 但是為什麼會這麼不安,彷彿已經跟他融為一體的直覺告訴他,最危險的地方不在那裡。 待他轉過頭,心臟頓時漏跳一拍,他們身後出現一張奇醜無比的臉,那是一隻比剛剛看到 的挖魯大上十倍的生命體,散發出濃農腐臭味的嘴巴叼著一個人體。 人類發出慘叫硬生生被咬成兩段,伊森整個人都繃緊了,為什麼他的人生可以這麼多災多 難! 里也察覺到身後的恐怖物種,「跑啊伊森,你還愣著做什麼!」 看伊森居然整個人不動,里第一時間扯著伊森狂奔,他們的舉動連帶引起生命體的動作, 那個生命體從樹叢裡鑽出追在他們後面。 「該死的蟲子。」里一邊跑一邊咒罵。 伊森突然很想笑,也只有里在遇到這麼難以接受的事情還可以說得像是平常事。但是他現 在不能放鬆,他們要撐到霖回來。 生命體張開身後的翅膀,一陣旋風後居然振翅飛起,這下子伊森他們逃得更痛苦,這是一 片空蕩蕩的平地啊,念頭一轉,伊森跑進樹林間,生物巨大,高聳的樹木應該是很好的障 礙,計算著怎麼樣能再跑遠一點,他跟里一路狂奔。 剛開始生命體確實在樹林間受到不少阻礙,但他很快就用腐蝕性高的唾液替自己開了一條 大路。 這下子慘的是伊森,他替自己造了一座墳。 伊森都要流淚。 生命體一個俯身,他跟里就都被吊在空中,完全懸空的腳不斷踢動掙扎,卻也只能被挖魯 帶離此地。 等霖他們解決挖魯回去找伊森時,只剩下慘烈的樹林跟滿地的屍體迎接他們。 「那是陷阱。」霖懊惱地看著又不見的伴侶,「剛剛的挖魯只是一個小兵?」 那他的母體到底有多大! 接受到霖的情緒波動,霜也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母體不見,伊森又被抓走。」一瞬間他閃過一個念頭。 這時期的母體會抓兩種類型的獵物,一種是用來孕育產卵,另一種是幼蟲吃的食物。 伊森他們不管被歸類在哪一類都很糟糕,他們必須在挖魯產卵前找到伴侶。 而陷入困境的伊森跟里則被母體挖魯丟進一窪深坑裡,一下子從高空摔下,伊森似乎摔傷 了手臂,疼得倒抽一口氣。 挖魯勾在土坑邊緣瞇起噁心複眼打量兩個人類,過了片刻,他移開視線,仰起頭部,一個 透明的蛹從嘴裡吐了出來,蛹裡包裹著一個扭動的人體,裡面的人自己扯開薄膜露出面容 ,伊森吃驚大叫:「陳坤生!」 陳坤生沒有理會那些驚叫,藍色赤裸的身軀自然跪爬著往挖魯那兒移動,他的下腹部大到 不可思議,陰莖也比尋常人大上一倍,這下子伊森終於知道他們將面臨什麼。 陳坤生也不知道這樣子多久了,好像早已習慣身體的變化,自顧自地爬到挖魯下腹腔,伸 出舌頭吸吮收納生殖腔的小孔。 挖魯似乎故意要讓伊森他們看陳坤生此刻的醜態,用前勾壓下男人上半身,將生殖腔狠狠 貫穿身下肉體。 「啊嗯……幹到騷點了……啊哈,進來……騷雞巴要產卵……」陳坤生一邊呻吟,一邊扭 動腰肢,直到挖魯將無數蟲卵又塞滿膀胱讓那些小蟲孵化。沒多久時間,陳坤生開始瘋狂 痙攣,誇張到伊森覺得眼前男人會不會就這樣暴斃死亡。 「射了!要射了!」下一秒陳坤生提高嗓子尖叫,挖魯也勾起人類將身體往後彎去,塞滿 小蟲的陰莖在伊森、里的眼前噴出無數藍色小蟲,已經習慣被這樣對待的鈴口不斷掉落蟲 子,有的甚至落到了伊森腳前。 天啊,這都是什麼! 太過驚悚的畫面讓他們愣在原地, 肌膚摩擦過枯葉跟薄膜的聲音只讓人覺得詭譎難受, 伊森他們不斷退後,能離陳坤生多遠就多遠。 早已成為精畜的陳坤生被迫秀出淫蕩下體,讓在場所有人看他是怎麼樣被玩弄然後產卵。 看著曾經意氣風發甚至折磨自己的男人一臉陶醉輾轉挖魯身下,沒有思想只是被當作產卵 工具對待,伊森心境很是複雜。他很想問陳坤生,如今這個樣子,值得嗎?這就是你想要 的嗎?踐踏穆拉薩的信仰,讓挖魯甦醒然後成了人不人,蟲不蟲的樣子,這就是你想要的 嗎? 「穆拉薩樹靈的伴侶,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好聽的女聲在腦中響起,他看向里,里也是 一臉震驚。 他們戒備地盯著挖魯,而對方瞇起的複眼像是在嘲笑他們的弱小。 「他是自願當我的精畜,而之於我也是特別的存在。」 「如果他是特別的存在,為什麼又要這樣對他?」 「特別就一定要捧在手心上嗎?」挖魯一問,反倒是伊森愣住,「因為他是我第一個精畜 ,所以他是特別的。」 特別有很多種意思,第一隻寵物、第一個對象,第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場景。 對眼前的生物而言,陳坤生是特別的,不是因為她對他有特殊情感,只因為他是她第一個 精畜。 不是所有人對特別的定義,都是將對方放在手掌心上呵護。 伊森對霖跟霜是特別的,因為他是他們生命中第一個見到的生命,所以對自己有異常執著 ,想保護、想寵愛、想把自己綁在身邊。 對挖魯而言,因為陳坤生特別,所以有了這樣的遭遇。 思及此,他才不禁感到後怕,因為自己也差點淪落此下場,淪落到只知道性交喪失理智, 唯一的不同是他遇到霖,霖在最後一刻選擇尊重他。 早在之前,他以為原始世界的性愛會很過癮很自由,但他忘記了,這不是他的世界,此刻 眼前看到的景象才是真,被剝奪自尊、失去思考能力任由物種侵犯自己,於這世界來說才 是正常。 原來我是如此幸運,被穆拉薩一族所愛護及寵愛。 越是體認到自己被呵護被珍惜,就越不敢放鬆半刻,心臟彷若被掛在空中,深怕只要一鬆 懈他們就再也見不到來找尋自己的伴侶。 同時間,伊森與里的伴侶們也處於失控邊緣。 為了尋找伴侶衝進森林找人,怎知這一進去恰好踏入了挖魯設的陷阱。 樹與樹的間隙窄小難行,有限空間裡,人高馬大的崎駿首當其衝成了攻擊對象。 「該死的臭蟲。」脾氣本來就不算好的人馬現在更是暴怒,滔天怒火如拉開的大弓,收不 回,攔不住,解決了這邊,又飛來另一群,藍色小蟲好似永遠不會減少。 不斷出現的蟲子讓人馬怒不可遏,再這樣下去是要打到何時? 我的里被抓走!沒時間在這裡耗! 崎駿猛一吼,喚出虎兔和其他生物咬死空中亂飛的蟲子。 也因不是熟悉的土地,崎駿喚來的生物簡直就像是失控的玩具,只見虎兔不斷亂衝撞,有 些甚至還波及自己。 人馬臉爆青筋,血管裡的血液滾燙到像要被蒸發,即便需艱辛控制這群生物,即便需耗費 大量體力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因為不這麼做,剩下的就是他們被這群蟲子咬死。 虎兔喚出當下,霜跟霖也加入戰局,懇求這塊大地讓他們的根進入土壤,唯有根入土,才 有能戰鬥的武器。 當大地回應樹靈,土地便開始騷動,綠色手臂同時舉起,底下樹根猛地爆出。 來不及閃躲的蟲子直接於空中被擊斃,樹根被蟲子血液腐蝕了表皮,他們卻不以為意,手 一揮,無數藍蟲又被打落在地。 他們要宰了這些該死的生命體! 兩樹一人馬合力圍剿下,那些蟲卻也不見減少。 混戰持續了好一陣子,輪番上陣的蟲族耗掉了他們許多體力,外加踏在不熟悉的土地、使 用超出身體負荷的能力,繼續耗下去,說不定沒救到伴侶反而被這些蟲族滅掉。 「崎駿,你那裡怎麼樣!」霖吼出聲。 對面的樹叢立刻傳來人馬的嘶吼,利箭氣勢如虹衝破蟲群釘在腳邊,下一秒,箭尾隨即燃 起,燒死了霖身邊蠕動的藍色小蟲。 霖發現腳邊的根被藍色小蟲融化了不小的口子,霜追隨視線也看到滿地小蟲,似乎被咬煩 了,不由怒吼出聲,地上的根就像暴風雨來臨時的海面,掀起滔天巨浪,以不可一世的氣 勢壓死那群麻煩又惱人的蟲子。 混戰過去,附近樹木倒的倒,被連根拔起的被連根拔起,就剩幾株焦黑的生還者搖搖欲墜 。 「現在呢?」好不容易解決了這裡的生命體,但他們卻面臨另一個問題。 霜顫抖地靠在斷崖殘壁旁,以往從未過度使用自己的能力,這是第一次體會何謂體力透支 。 他們都低估了挖魯的智慧,沒預料到居然會碰上車輪戰,要不是有崎駿喚來的生物,霜不 知道自己還有沒有體力能撐到解決這群蟲子。 「當然是趕路!」崎駿不假思索地說,雖然現在的情況好不到哪去,但是想到里還與那恐 怖生物面對面,就覺得一刻都不能停。 「我想他的意思是,在找到挖魯之後,我們該怎麼辦,還有體力能與挖魯對戰嗎?」霖也 承認這場車輪戰消耗了不少體力,所以當真的找到挖魯後,是能解決她,還是成了她的食 物? 「你是在跟我說你要休息嗎!」崎駿火爆吼道。 「不,我在想是不是該擬定策略?」沒有體力又胡亂進攻,怎麼想都不是明智行為。 霜煩躁地看著崎駿,怎麼人馬都這麼暴躁,「你覺得呢?」他問了一旁安靜異常的樹靈。 「我覺得,」霖冷著一張臉,眼底下第一次染起殺意,「真他媽的煩死了!」 伴侶一而再再而三被捉走,從未真正有過殺意的樹靈起了要把對方折磨至死的念頭。 捉走伊森的人類還沒輪到他出手就已死在自己的傲慢下,現在又來一個挖魯。 淡綠色的肌膚從指末開始轉為深綠,藤蔓髮絲不斷在空中扭動,以往溫柔眼神只剩下冰冷 與殺戮,穆拉薩的樹靈這次真被惹怒! 我只要我伴侶回來!敢阻止我的人,一律都得死! * 幾個小時過去,伊森跟里都處在最緊繃的狀態,這些時間不斷消耗他們所剩不多的體力。 她想幹嘛?她到底想幹嘛? 儘管腦子不斷閃過疑問,卻也只能一直盯著挖魯與陳坤生不敢多喘一口氣。 挖魯寵愛地用前腳蹭著藍色精畜,而人體則噁心蠕動像是回應,噴出體外的藍色蟲子越來 越多。 方才伊森稍沒注意便差點被挖魯的小蟲鑽進皮膚。 正當伊森焦慮難熬,不知從哪來的小球忽然丟進蟲群,下一秒小蟲遭到高溫火焰吞噬,發 出淒厲慘叫。 「沒想到這東西這麼好用。」里揣著球狀物體,那東西就跟彈珠差不多大,透明薄殼裡面 晃蕩琥珀色液體,像極了夕陽餘韻,但比起美麗更多的是危險,「當初在實驗室覺得有趣 就偷了幾顆出來,果然直覺是對的。」言畢,又丟了幾顆出去,面前藍蟲立刻散了一半。 崎駿常說身後要藏一手,遇到危機時往往能派上用場,這話果真沒錯。 伊森錯愕看著眼前景象,忽然有想笑的衝動。 「里,我真是愛死你了。」要不是現在眼前還有挖魯跟一大群小蟲,伊森絕對會給對方大 大擁抱。 「別喔,要是被穆拉薩的守護樹知道,我怕他掀了哈瑪特。」里一點都不領情,崎駿已經 夠火爆了,再來一個發狂的樹靈,是嫌哈瑪特很閒嗎? 雖說如此,但伊森突然覺得好像能繼續撐下去了,剛才的緊繃氣氛猶如清晨濃霧逐漸散去 。 里真的給了他數不完的驚喜,不知該說里神經太大條還是他太厲害又或者這就是崎駿選擇 的伴侶,跟他一樣只會衝在最前頭,站在最前線。 一旁母體看到自己的孩子遭火焰吞噬,憤怒張開翅膀,里也不給她攻擊的機會,手一擲, 琥珀色球體就往陳坤生丟去。 挖魯立刻擋下差點落在人類身上的球體,要是那東西落在陳坤生身上,想必不死也會燒成 重傷,這就是里想要的,沒有精畜就無法產卵,沒有卵就不會有蟲,可惜挖魯怎麼會不知 道他在想什麼。 球體打上挖魯,一瞬間,母體前臂燃上熊熊烈火,刺鼻惡臭撲鼻而來。 「你們這群不知好歹的人類,」他們腦中再度響起女聲,裹著憤怒與傲氣拍上腦門。「原 本打算讓你們當我孩子的食物,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數百年前哈瑪特與穆拉薩差點滅了我 族,今日我要他們體會當年我族被羞辱的痛苦!」 挖魯赫然張口,口腔裡的精神觸手直接往伊森方向襲去。 「我不會讓你們死,我要把你們轉化成精畜,讓穆拉薩與哈瑪特一族看看曾經鍾愛的伴侶 是如何被我壓在身下,成為低賤精畜,替我族孕育後代。」 挖魯語氣聽來勢在必行,眼看觸手即將捉住伊森,剎那間,銀光於空中劃出軌跡,挖魯的 精神觸手硬生生斷了一截。 「不好意思,雖然我喜歡做愛,但不喜歡蟲。」拋耍著藏在口袋的小刀,一想到要被那些 蟲壓在身下,伊森千百個不願意,還好霖有給他一些防身的東西,但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 法,一把小刀對上體積龐大的挖魯,堪比螳臂當車。 砍下一截精神觸手的行為徹底激怒挖魯,母體不甘示弱,觸手又往伊森那兒去,砍下一隻 又來一隻,里那裡也不樂觀,從實驗室裡偷出來的小球已經拋到剩沒幾個。 他們會死,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長期處於緊繃狀態的伊森已經開始感受到身體抗議的聲音。 但我不能倒,穆拉薩守護樹選定的伴侶沒有柔弱到離開守護樹就活不下去。 種子入土會發芽結果,德魯赫拉是果,樹靈是枝幹,那我就是土壤,承載著整個部族與樹 靈,給予心靈寄託。 所以不能倒。 兩大部族的伴侶意志堅定,眼神果決不膽怯,因為他們深信部族的驕傲一定會來救他們。 「該死……」稍不留神小刀被擊落在地,伊森還來不及撿,觸手已快一步纏住手腕。 「別緊張,什麼都不用想。」曾經對陳坤生說過的話又再度出現,不打算再給眼前獵物反 抗的機會,這次觸手布局的範圍又更大更廣,「因為精畜不用思考,只要接受我就好。」 電光石火間,一隻箭赫然射穿挖魯翅膀,驟然劇痛讓挖魯厲聲嘶吼,不待她轉身,又是三 支利箭。 這樣的攻擊模式里再熟悉不過,因為使箭的人曾一次次在他面前張弓,為保護部族,展現 王者的驕傲與使命。 「崎駿!」里驚喜叫出聲。 一匹健壯的人馬飛躍過挖魯上空又連續射擊。 挖魯被那不斷襲來的箭惹怒,張口就吐能腐蝕一切的唾液,唾液一脫口,巨大樹根立刻竄 出替崎駿擋下這一擊。 一個當誘餌,剩下的則是靜觀其變。 我們從頭到尾都不擅長主動出擊,所以獵物往往以為自己握有主控權,但當獵物發覺自己 處境時一切將為時已晚。 「霖!霜!」伊森也驚喜道。 —— 各位,我們的伊森就快要回家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7.4.20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95431119.A.C74.html

09/23 10:29, 8月前 , 1F
09/23 10:29, 1F

09/23 10:59, 8月前 , 2F
感謝推推
09/23 10:59, 2F

09/23 12:38, 8月前 , 3F
突然變成動作片www快點帶老婆回家啊!!!
09/23 12:38, 3F

09/23 13:24, 8月前 , 4F
畢竟是忠犬啊,是時候咬壞人了
09/23 13:24, 4F

09/23 13:38, 8月前 , 5F
看著看著忽然好想拿出殺蟲劑。霖快帶大家回去~~~~
09/23 13:38, 5F

09/23 13:53, 8月前 , 6F
就快了,殺完蟲蟲就可以回家啪啪啪了~
09/23 13:53, 6F

09/23 14:45, 8月前 , 7F
一直都是「動作片」
09/23 14:45, 7F

09/23 15:05, 8月前 , 8F
只是使用的武器不一樣(X
09/23 15:05, 8F

09/23 19:17, 7月前 , 9F
愛情動作片嗎懂懂懂!(瘋狂點頭)
09/23 19:17, 9F
文章代碼(AID): #1b3ZdFnq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b3ZdFnq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