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特傳/搭擋組]四季睡眠-秋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tf1029)時間1月前 (2024/05/01 14:31), 1月前編輯推噓1(101)
留言2則, 1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也許因為原作是主角第一人稱視角,有時總覺得搭檔組好像很少聊天,聚在一起 幾乎都只談公事(?)讀恆晝6的時候,發現夏碎居然知道褚的腦筋動得很快,就想 說搭檔組其實私下很常聊天和講電話吧,於是便有了這篇的構想XD ========================================================================= 晚秋的夜風吹拂,斑駁的葉子隨著颯颯秋風搖曳,他微睜眼,映入眼簾剛好是被 秋風吹落的楓葉,在空中盤旋幾圈,隨後紛紛飄落。 眼前的紅葉恍惚與夢裡的艷紅重疊,怔忡之間,他倏地拉回思緒,幼年時的楓紅 與母親的面龐瞬間飄散,讓他不禁苦澀地扯了扯嘴角。 其實夏碎一時也想不明白,為何會出現這段夢境,與半精靈搭檔的近幾年,他 已經很少做惡夢了。 也許是因為對方總是拉著他東奔西跑接任務、陪他練習高強度的術法,身體上的 疲憊使得惡夢陷入沉睡;成為袍級後,很多個夜晚,即便惡夢仍試圖鑽進他內心的空 洞,他也有足夠力量將惡夢驅離。 夏碎忍不住暗忖,大競技賽之後馬上接紫袍的高階單人任務,果然還是太疲憊了, 所以才一時不察讓惡夢有機可乘。 可能是因為這片秋景與記憶中的楓紅太過相似,也可能是身旁少了那個熟悉的氣息 。夢醒之際他不自覺在身邊搜尋半機靈的身影,隨後不禁失笑,揶揄自己好像不知不覺 太過依賴冰炎了。 夏碎稍微坐起身,懷中黑蛇狀態的詛咒體還在熟睡,但他卻因為惡夢而睡意全無, 思忖著明早再去檢查設置的結界是否牢固,這次的任務就算完成了,下半夜就算睡不 著倒也無妨,心思落定時,他下意識地撥通了冰炎的電話。 電話接通時,他愕然幾秒,雖然他們習慣在對方不在身邊的日子,抽空通電話,但 倒也沒期待半精靈在深夜還醒著。隨後反射性落定一句,你怎麼還沒睡。 「褚那個笨蛋通宵打電動,一直碎碎唸,吵得我睡不著。」 腦海中浮現冰炎無奈的神情,想起半精靈曾跟他提及妖師學弟腦筋動得很快一事, 令夏碎忍不住低笑。 然後就如平時閒聊一般,隨口交代幾句彼此執行的任務及公事,話題大多圍繞著今 天吃了什麼、上了什麼課、遇見了什麼人,零零總總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瑣事,甚至也 並非一定要聊些什麼,很多時候他們僅是聽著彼此的呼吸,任由吐息聲順著耳膜流進 內心,堆積出對方在身邊的安定感。 交談暫止時,電話另一端傳來冰炎無奈的疑問,你做惡夢了嗎。 夏碎不禁失笑,卻也誠實地應答。他暗忖,冰炎對於己身的事情總不甚在意,但 對搭檔的舉動卻觀察細緻,即便自認為藏得很好,半精靈也聽得出他被惡夢擾亂了心 緒。 接續傳入聽覺的是,冰炎哼唱柔和的音節。 夏碎閉起眼淺勾唇角,炎狼的歌謠暖暖地流進他的心田。 相伴而行的路上不知道是誰照顧誰多一點,很多次他也是唱著母親的歌謠,哄著 深受詛咒和失衡之苦的半精靈入睡。 即便醫療班有各種治療術法和藥物,面對冰炎滿身的詛咒和相衝的力量,也找不到 釜底抽薪的解方,往往只能盡量舒緩半精靈的痛苦。 望著冰炎躺在醫療班病床上隱忍不適的姿態,脆弱得彷彿斑駁的秋葉,風一吹就 散了。他知道自己束手無策,但仍想做些什麼讓對方不要這麼快凋落。 於是他伸手輕撫半精靈的背脊,思忖睡著後應該就暫時感受不到痛了吧。手掌輕 觸冰炎的後背時,他不自覺哼唱出熟悉的歌謠。 那個趴伏在母親腿上,聽著搖籃曲入睡的黑髮男孩已經離他很遠,遠到他以為已 忘記母親的歌要怎麼唱,沒想到那些歌詞和安心感如熱鐵烙膚刻印在心底,想照顧身 邊重要之人時,就這麼自然而然哼唱出來。 不知道是醫療班的治療抑或是搖籃曲見效,冰炎的眉頭舒展、呼吸恢復平穩,他 發自內心地鬆了一口氣。 但偶爾仍會有無法緩解的痛。 完成替身儀式、正式成為替身的秋夜,他接到提爾捎來半精靈從醫療班逃跑的訊 息。 夏碎無奈地失笑,打開黑館的房門,不意外地看見半精靈蜷縮在床上。 湊近確認過冰炎失衡的情況沒有大礙,忖度著將對方壓回醫療班的可行性,卻在 下一秒感到衣角被拉扯,夏碎怔忡片刻,來人難得孩子氣的行為令他嘆息出聲,最終 選擇在床緣坐下。 他輕哼起熟悉的音調,恍然明白為何對方會有示弱的舉動。 比起世界和平或種族使命、家族大義或手足情深等等冠冕堂皇的理由,對於穿越 千年的精靈與跨越異界的人類而言,更多的執念是父母留下的隻字片語,那些是他們 與血親最後的羈絆。 所以他深知冰炎承擔著三王子留下的未竟之事,守護白色種族的世界;冰炎瞭解 他背負著與母親的承諾,保護冬天的孩子以及改變雪野家族。 即便早已明白,但當他實際成為替身的這天到來,死亡變得如此觸手可及,冰炎 和他一樣不可避免地感到恐懼。 他憶起替身儀式的前幾日,兩人似乎是要排解沒來由的不安,短時間內接了十幾 件任務。 處理完山妖精的委託已將近傍晚,初秋的深山不一會兒便染上暮色,下山的途中 身旁一片螢光熠熠,秋螢彷彿墜地的流星將他們包圍。 他們佇立在螢光中,身影忽明忽滅,恍惚之間,他覺得自己和冰炎都像秋螢,一 點一點地鑽進暗夜中,然後消逝在秋天的盡頭。 他急忙呼喚前頭的冰炎,接續的話語讓對方不自覺地皺眉。 回到學院後已感受不到深山裡的秋意,但他仍拉過薄被為半精靈蓋上,最後一段 搖籃曲的音節落下時,他輕吐一段淡淡的音質,與前些日子在螢光閃閃的深山中所說 的話,重合了。 「吶,冰炎,我們來做個約定吧。如果我們其中一人先死,另一人要幫對方處理 後事。」 「你不會這麼早死的。」不同於那日在螢光閃爍中的沉默,半精靈回應的聲音很 平淡,一時聽不出其中的情緒。 他苦笑著,隨後倏地被坐起身的半精靈擁入懷中。 夏碎驀地覺得他們兩人的連結意外脆弱,彷彿下一秒就會戛然破碎,他微微前傾 環抱住半精靈的腰側,聽著對方的心跳在自己懷中鼓動。 他苦笑暗忖,今年暑假前還在苦惱該怎麼定義他和冰炎的關係,現在驟然發現, 這苦惱在死亡面前終究僅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摻雜著依賴、信任、 喜歡的種種情感 ,也許至始至終便沒有明確界線,零零總總歸納起來,大概就是廣義的愛吧。 於是他抬起冰炎的下巴,低頭吻住。無關別的,純粹是認為快要失去而渴望藉著 碰觸來留下點什麼。 唇齒遠離之際,半精靈溫熱的吐息鋪灑於他的鼻尖,有股暖暖的溫度忽地自心底 竄起,彼此的視線不自覺地往下,同時暫止在與對方相抵的某個部位。 情慾來得似乎不合時宜,下身硬挺得發疼,夏碎想著,但又有什麼事情是切合時 序的呢,倘若符合時序,半精靈與人類便不會在此相遇。 忘記是誰先伸手探向對方,不像宣洩而像在傾訴,向搭檔娓娓訴說著難以用言語 表達的不安,然後青澀地用指尖的溫度撫慰彼此,顫抖著壓下對死亡的恐懼。 感覺來襲時,夏碎眼前浮現深山中的秋螢飛舞,他恍惚覺得自己碎裂成點點秋螢 ,窸窸窣窣地溜走。 彷彿是要安撫他的不安,夏碎感覺半精靈加深擁抱的力道,他湊近嗅著對方髮梢 ,和自己一樣的果樹洗髮精散發著令人安心的氣味。 他想起那日忽明忽滅的螢光飛散,冰炎伸出手,有幾隻秋螢就停在對方掌心中, 半精靈慎重地宛如對待一件易碎品,深怕壓傷掌間的螢光。 思緒落定時,夏碎隱約看見,適才化作秋螢溜走的自己逐漸聚攏,一閃一閃地在 半精靈懷中停下。 他看向冰炎帶著霧氣的紅眸,眼眸底下倒映著自己的身影,意識矇矓之間,他分 不清到底是對著銀髮搭檔,還是對著紅眸中的自己,落定了一句充滿希冀的話語。 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紊亂的心緒逐漸平復,睡意隨之湧上,他聽見耳邊傳來均勻而平穩的吐息聲,忍 不住腹誹,唱搖籃曲的人怎麼先睡著了呢。 他在闔眼之際暗忖,終究還是冰炎照顧他多一點吧,每當他支離破碎時,那人 總會伸手接住,將破散的碎片安安穩穩地放在手心,等待他拼湊回平時堅強的摸樣。 在掛上電話前,他勾起唇角呢喃著。 「晚安,冰炎。」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56.248.12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714545107.A.172.html

05/01 16:09, 1月前 , 1F
看他們兩個互相依靠總覺得蠻心疼的,幸好他們還有彼
05/01 16:09, 1F

05/01 16:09, 1月前 , 2F
05/01 16:09, 2F
每次看原作都覺得這兩人能相遇真是太好了,如果沒有一起走過最黑暗最痛苦的時光,我相信後續遇到的人事物(包含主角群們)都不會對他們有重大的影響。 ※ 編輯: tf1029 (101.9.194.206 臺灣), 05/02/2024 14:57:39
文章代碼(AID): #1cCU7J5o (BB-Love)
文章代碼(AID): #1cCU7J5o (BB-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