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夢迴忘醉-65

看板BB-Love (Boy's Love)作者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故事)時間1月前 (), 編輯推噓1(100)
留言1則, 1人參與, 1月前最新討論串1/1
  尹玄終於想起昨晚發生何事。   眾人傷勢和疲累都沒有恢復,面對沒有體力問題的活屍,在無預警夜襲下,玉泉觀內橫屍遍野,他用琴抵禦黑衣人,他也看到松飛雪、司空道淵和左氏雙子正奮力抵抗,然後……他突然失去意識。   為什麼會突然失去意識?戰鬥得正烈,怎可能突然失去意識?若非有人施毒,就是有人刻意從後頸下手傷即覺魂。   而且……比起失去意識,眼下身體這似曾相識的痛楚更讓他心惶不安,他有過這種體驗,是何時的事?   尹玄在床上拼命使勁兒用手拄起身,誰知右手突然乏力,身體一股腦而跌落床下,這一摔四肢百骸傳來的痛楚讓尹玄終於想起……陰靈兩脈被封就是這種感覺。   尹玄趕緊試著催動靈力,結果當然是什麼事兒都沒有發生;他再試著催動陰氣,仍然沒有生成任何陰流。尹玄急忙檢查自己身體,哪兒都沒摸到或看到細針,眼睛能看到的地方也沒有什麼刺青和符咒。   若是從外禁制陰靈兩力,只需將禁制去除即可,但從內失去催動陰靈兩力的能力,只能靠時間緩解或是由旁人催動恢復。人一但失去陰靈二流,即使有劍術在身,生魂受靈脈阻斷影響,勁力只和尋常百姓胡亂揮劍無異。   也就是說……他現在不過就是一般人,身形又比一般成年男子瘦弱,如果再遇到黑衣人……不,別說是黑衣人,無論是一般修者或是士兵……他都是砧上魚肉!   尹玄慌忙查看四周,確認自己身在何處──   一間寬敞的無窗房,家俱一應俱全,擺設簡單沒有過多裝飾,這裡既不是玉泉觀、也不像哪間客棧,應該也不是仙門百家道觀,道觀房內通常有劍架或刀架,但這房內沒這類器具,反倒有樂器架,上頭還放著一把胡琴。門內沒有誰人,透過屏風可看到門外隱約有人影站在門的二側守著。   是敵?還是友?尹玄冷汗涔涔。無論是敵是友,他現下無法催動陰靈兩力,完全沒有能力反抗。雖然這種房間擺設,『友方』的可能性較大,但仍難保證『敵方』別有意圖,畢竟敵人才需要派人看守。   或許他摔下床的聲響驚動外頭,不到半炷香時間即有人推門而入,而入門之人讓尹玄瞪大了眼──   「劉公子!?」   眼前之人正是受困在水脈中的劉景仙,原本杳無音信,以為存活機會渺茫,沒想到劉景仙還活著!既然是劉景仙,也就是說他們得救了!或許是救兵即時趕到,所以他才能安然在這裡!   劉景仙眉頭微皺擔憂地道:「尹公子,身體狀況如何?聽門守報備裡頭突然發出砰然巨響。」   「我不要緊,其他人呢?黑衣人夜襲玉泉觀,其他人現在在哪裡!?」尹玄心中欣喜不已,更對其他人存活燃起了希望。   「其他人……」劉景仙歛眼沒有直視尹玄,語氣踟躕,若有所思。   尹玄激動地追問:「劉公子,大夥兒都怎麼了!?」   「玉泉觀死傷慘重,上官氏幾乎滅了門……松公子和司空公子沒事……但沒看到左公子、左姑娘和畢掌門……」劉景仙愁容滿面答道。   「……」雖然對其他人很失禮,但他眼下最擔心的就是松飛雪和司空道淵,知道這兩人還活著,尹玄心中大石放下了一半,另一半則是……   「劉公子,快,趕快派人去通知仙門百家,不要只通知前十家族,直接通知所有家族,黑衣人是有計謀的剿滅各大家族,這次重魄複合屍的討伐也是黑衣人的陰謀,為的就是消滅前來助陣的子嗣……唔……」尹玄胸口倏然悶痛,讓他忍不住摀住心口。   「尹公子?」劉景仙驚惶低吼,趕忙伸手摀住尹玄心口輸入靈力,尹玄本能地想婉拒,身體好不容易止住沒有推辭。方才激動地說了一串,靈脈受阻狀況下生魂跟不上,身體險些喘不過氣,但他不能停下,他需要體力把話說完,必須趕快讓劉景仙去警告眾人,因此他必須忍過去。   「沒時間了,之前是頓丘李氏,昨夜則是上官氏,還有這些嫡系子嗣,或許這之間已經有其他家族遭殃,只是消息還未漏出,必須趕快警告各家『小心複合屍,夜間還要嚴密巡查』!」   「劉某明白,」劉景仙冷靜地道:「事實上劉某已經告訴各家黑衣人襲擊玉泉觀一事,還請尹公子別緊張,驚慌有害身體,尹公子現下需要好好休息。」語畢,劉景仙想將尹玄抱上床。   這舉動讓尹玄更加抗拒,這回他起手擋下劉景仙好意,道:「我,還好,只是太過疲累,身體重了謝。」他咬牙撐著身體,坐回床褥。既然劉景仙已經告訴各家,那十萬火急之事已經完了,因此尹玄不禁好奇問:「劉公子怎麼出水脈?」劉景仙究竟是如何離開地下水脈,中間經過又如何,為何能即時帶人救援?   劉景仙苦笑道:「地洞坍塌幸好沒有將原本的隧道口堵住,讓大家能回到地洞,劉某在往西南的方向找到另一條隧道,那條路小了些,不像那蜈蚣屍鑽出來的,而坍塌後有人受傷腳斷了,因此劉某先帶著少部分人先去探路,好不容易找到出口才又繞回去隨道將人帶出來,眾人走走停停、前前後後花了四個多時辰才出去。還好地下水脈沒有坍塌第三次,想來真是驚險。」   尹玄恍然大悟。千里傳音有距離限制,如果劉景仙往西南移動,確實有可能因此走出傳送範圍,所以才出現聯繫不上情勢。   劉景仙悵然道:「大夥兒出地底後雖然想盡早回上邽,但有些人已體力不支,因此在附近驛站又歇息了二個多時辰,輪流御劍回到祈山客棧發現客棧已付之一炬,中途還遇到了漢川王氏、咸陽畢氏的前輩門也在擔心大夥兒下落,花了點時間打聽才知道大夥兒都到了玉泉觀,大夥兒抵達時,玉泉觀嘈雜不已,眾人這才發現玉泉觀被黑衣人襲擊。」   尹玄起手作揖致謝:「原來如此。感謝劉公子相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劉景仙搖頭,反而憂心忡忡道:「沒的事,倒是尹公子身體狀況似乎……是否需要再輸點靈力?」   尹玄眉頭微皺,解釋:「我的身體……陰靈兩脈不知道被誰人封住,沒辦法運氣調息……」   劉景仙驚訝問:「……堵住?」   尹玄深吸一口氣,揮揮手道:「沒關係,我的身體我再想想辦法便是,還請劉公子先去加強嚴防黑衣人再次夜襲……」   「好,尹公子還是先休息。桌上有茶水和膳食,餓了就先吃點兒東西,劉某有派人裡裡外外守著,還請尹公子暫且待在房內歇息等候消息,若有需要沐浴或熱食可請門守去準備。」劉景仙離開前如此交代。   尹玄應諾。有劉景仙的靈力助力,力氣恢復許多,尹玄牛飲了幾口茶、又狼吞下桌上數塊桂花、茶花、綠豆等小糕點,水能疏通思緒、甜食能加速思考。尹玄回到床上盤腿坐正身體,閉上眼嘗試調息陰靈兩脈。   既然能偷得片刻安全,他必須盡快將陰靈兩力引出來,否則他無法御劍往北,也無法設陰陣。   可惜……半個時辰過去,方才劉景仙補上的靈力迅速流失,無論怎麼梳理體內氣息都不見改善,幾方思量下,他不得不找人來幫忙。方才劉景仙說松飛雪沒事,先找松飛雪試試看,順到詢問往北一事。   幸好身體疼痛已緩下許多,雖然無法戰鬥,走路、起臥什麼的,已經不成阻礙。尹玄趕忙步出房門向門守詢問:「請問,松氏四公子的房間在哪兒,我有事要找他。」   只見門守趕忙彎腰作揖,對尹玄恭敬道:「啟稟尹公子,劉公子交代,眼下情況不明,暫且希望尹公子在房中歇息,不要外出。」   尹玄眨了眨眼,覺得這門守有些奇怪。說是哪家仙門子弟又太戰戰兢兢了點,身上紋樣也沒看過,說不是哪家子弟,身上穿的、手上拿的都是仙門常見裝備。   「請問,這位大哥是哪家子弟?」尹玄問。   「啟稟尹公子,吾乃新興門派『慶陽許氏』門生,現正於漢川王氏門下學習。」   原來如此,難怪他看不出是哪門哪派。這年頭隨時多兩三個新興門派不算少見,每家有每家的風格,而交換子嗣相互學習也是常見強化門派實力與相互情誼的方法。   「請問,這位大哥,我想找松四公子,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見到他?」   「啟稟尹公子,松四公子廂房在哪安,在下並不清楚,不過還請尹公子在房內稍等,在下將幫尹公子詢問。」   「喔……」尹玄含糊點點頭,隨後目送著許氏門生離去,留下守門的還有一個門生,這衣服看起來像漢川王氏,尹玄不禁問:「請問,這位小哥,您可是漢川王氏門生?」   「啟稟尹公子,在下確實隸屬漢川王氏,敝姓王。」   「喔……請問,這裡是哪裡?」   「啟稟尹公子,這裡上邽知縣府,上官氏向來與上邽知縣交好,此次劫難,劉公子帶領大夥兒到知縣府求援。」   「原來如此。」尹玄點點頭,又道:「裡頭吃食,吃得差不多了,可否煩請王公子幫忙拿點吃食回來?還有,我想沐浴,不知道能不能要些熱水?」   「待許公子回來,在下就去辦理。」   「……我還有點餓,不知道能不能現在去?」尹玄頓了一瞬趕忙補充道:「放心我不會亂跑,現在身體還怪怪的,而且這裡是知縣府,我也不想給劉公子帶來麻煩。」尹玄這麼說。   「……是,在下這就去辦。」   尹玄開心點點頭,關上門後便回到床上……等待守門離去後,才躡足躡足地回到門口。   他輕推門,發現門沒鎖上,這才鬆一口氣。他趕緊起腳溜出房門,往門守的反方向離去,此時此刻,尹玄額頭冷汗涔涔。   奇怪,這真的太奇怪了!既然是知縣府,為何他的房間沒有任何窗?而且沿著走廊放眼望去,除了他的房口還沒有其他門守?為何要他留在房內不能移動?既然上官氏遇大截、大夥兒都來知縣府這兒求援,知縣府理應嘈雜紛鬧,而不是這種詭異的寧靜!而且,既然知縣府知道他們被黑衣人襲擊,為何他靜坐調息的這半個時辰裡,都沒有半個巡邏兵衛經過他的房門?而且為何門守要等他『回到床上』才要動身?   這一切的一切都太奇怪了!   他的氣質彬彬不知道在哪兒,手上沒有半點武器,完全憑著運氣和自身確信在移動,他的房間在迂迴的迴廊某一處,迴廊兩側延伸連接著無數房間,這知縣府的布置怎麼看怎麼奇怪,而且……這兵力配置未免也太鬆散了!?好像根本不擔心黑衣人再來襲擊一樣!   就在尹玄腦袋內警鐘大響時,在靜謐到詭異的知縣府裡,他聽到了奇怪的聲音,那是……男人的喘息?還有……翻雲覆雨的淫靡聲……   尹玄不禁後退好幾步,尹玄突然深信這個地方絕對不是知縣府,他也不是被救的!這麼說來……難不成……   正當尹玄想通、恍然大悟時,令人發寒的聲音赫然從尹玄背後響起……   「不是讓你好好待著嗎?怎麼……還是這麼調皮?」 (待續) ========================= 李組長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 望向無垠的地平線... 探往海的最深處... 尋覓風的盡頭... 或許 哪裡有我... 存在的 理由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7.45.17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8151845.A.006.html
1月前
伊玄的噩夢出現了!!這次不會太虐了吧!
04/11 22:49, 1F
BB-Love 近期熱門文章
2
4


3
3

2
2
8小時前, 2021/05/13 18:57



2
2
1天前, 2021/05/13 00:59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