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緋雨—逆刃迷途(一)

看板KShistoryACG作者 (願い必ず叶う!)時間10年前 (), 編輯推噓6(605)
留言11則, 6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寫在前面: 我的愛爆發了XD 決定再次開始寫劍心同人XD 這是繼緋色之淚那篇超不成熟(現在看看超恐怖...)的作品之後, 暌違近十年的劍心文吧(遠目) 電影版完全重啟了我對劍心的熱情,實在是欲罷不能啊(艸) 於是廢話完畢回正題 我想寫的是劍心的不殺之誓,該如何面對現實的殘酷 「不殺人,如何保護別人?」 「殺手到死都是殺手」 「朝向自己的刀,只會傷了自己」等等 就像標題點出的主旨,當逆刃的信念迷惘時,是否會造成另一次的血雨? 還有與薰之間的關係,那樣天真的薰在面對劍心的過去時,又該如何自處? 這篇跟以前我寫文的最大立場完全不同,以前我只是想把劍心跟薰拆掉 (因為我完全是巴派XD)但因為電影版的關係,我對小薰的惡感沒這麼重了 這回我應該不會以拆他們為志向(喂)但中間有虐是難免的(應該對我來說 虐才是主題!*毆)請有心理準備啦XD 中間我用了一些維新歷史中的關係,如維新過後當權的長州與薩摩之間的矛盾, 還有電影中的山縣有朋、桂小五郎、西鄉隆盛等(不一定會出現) 但請勿太深究真實性,一篇小說罷了:p 希望有人想看....(小聲)如果喜歡這篇文請大聲說說呀 我很容易洩氣的>< 緋雨—逆刃迷途(一) 東京。 陸軍大帥山縣有朋在通報聲中步入了辦公廳,大而長的迴廊、宏偉而堂 皇的大廳,充滿西方外國氣息的建築代表了明治維新一切西化的格局, 這是維新整整十年的成果之一,也代表了維新政府如今的正統統治地 位。代表政府掌權的男人之一回到了此處。 不知從哪裡閃出一人,對山縣微微行禮。 「山縣大人。」 「哦,是你嗎?桂呢?」 「桂大人在正廳候您大駕。如何?找到拔刀齋了嗎?」 「這件事就別提了,可惜了這麼好的身手。」 「他不肯回來嗎?」 「是啊,人各有志,我不想勉強他。」 「是嗎?您就不怕這股力量被別人所用?」 「拔刀齋是怎樣的人我比你清楚,他不會做不利於維新的事。」 「……看樣子,您對拔刀齋十分看重啊,當年靠他的手腕殺了不少人, 這股力量有多可怕,您應該最清楚。」 「他是個人才,我也覺得很可惜,不過既然他想留在民間,就由得他吧, 畢竟當年他也吃了不少苦頭。」 「大人,您如此體恤令人感動,但您難道不怕他被別人所利用嗎?」 這話讓山縣首次凝神沈思,好一會才開口。 「你是說……薩摩嗎?」 「拔刀齋……讓這樣的人留在世上卻不用,是很危險的啊,山縣大人。」 「……你想怎麼做?」 男子上前輕聲說了些什麼,山縣有朋微露訝色。 「但拔刀齋相當頑固,恐怕沒這麼容易說服他啊。」 男子嘴角微勾,露出不似笑的笑。 「人都有弱點,山縣大人,只看您願不願意去戳罷了。」 山縣有朋瞇了瞇眼,深深看著那個男人。 「你頗具權謀呢,渡獄君。」 「大人請放心,這件事請交由屬下去辦,且與大人您不會沾上半點關係, 以防拔刀齋的報復。」 「哦……?」 「據我所知,當年是桂大人一手培養起拔刀齋的吧……」 說著上前一步,輕聲說了些話,山縣則是神情凝重。 「這樣做,真的好嗎?」 「大人,一切都是為了國家,就算有些犧牲,也是在所難免。」 這句話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一般,山縣重重點頭。 「照你的意思去做吧,但,不要做得太絕,他畢竟是維新功臣之一。」 被稱為渡獄的男人恭謹應是,目送山縣離去。 仍然隱在暗處的男人冷冷看著山縣有朋的背影消失,眼神裡看不出什麼 感情,只有陰狠與仇恨的氣息。 「仍然太天真了啊,大人,要做,就要做絕,否則,就會像幕府一樣……」 他回過身朝門口走去,漸漸露出的是他的臉,那是一張並不醜惡,卻令 人不寒而慄的臉,左眼處有一道深深的傷痕,那傷痕像是將他的臉歪曲 了,顯得可怖而陰暗。 「緋村拔刀齋……」男人冷冷地吐出這稱號,語音裡顯出刻骨的仇恨。 *** 『殺手不殺人,能保護得了什麼?』 『你的本性是拔刀齋,同樣是殺手的我絕不會看錯……我倒想看看,你 那天真的,不殺的假面具能戴得了多久……』 那女孩呼吸受制,痛苦的眼睛看著自己,而自己卻完全無能為力…… 『薰殿!』 徹骨的痛楚讓他狂喊出聲,自責如利刃剜進了胸口,迅速擴散至身體的 每個角落,劇痛如猛毒無情蔓延,愈是痛,愈是清楚感受到自己的罪孽, 那女孩的驚恐眼光,不知怎地,竟與以前死在自己劍下的的青年眼光重 合了…… 「……劍心!劍心!你怎麼了?醒醒啊!」 女子的惶急聲音慢慢將他拉回現實,一雙溫軟的手握住了自己,那溫度 讓劍心清醒,睜開眼睛,薰的大眼正擔憂地望著自己。 「你是不是做惡夢了?還好嗎?」 女孩的手仍抓著自己手腕,感覺著薰手上的溫度,劍心心裡一陣溫暖, 但他慢慢把手抽離,掩飾地對薰露出溫柔的笑容。 那笑把什麼都隱藏了,無論是迷惘,或是悲傷。 那溫暖,不應該因自己的冰冷而消失。 「在下沒事的,別為我擔心。」 「可是你的臉色很蒼白啊……」女孩擔心的說著,以手碰觸了劍心的前 額,不知怎地那觸感讓劍心一顫,瞬間那觸感,與以前她的碰觸,一模 一樣…… 他立刻站起,不讓自己一瞬的動搖被看見,掩飾地說著。 「真的沒事,只是做了惡夢而已……在下出去走走,天氣太熱,坐著都 睡著了……」 故做輕鬆的口吻,逃避的快速走出神谷道場,明明是大熱天,男子的手 卻如同身處冰窖一般微微顫抖,那是幻覺,是的,薰殿不是她,不會是 她,不會允許自己再犯一次那樣的錯,緋村劍心! 他抬起頭來,頭頂炙烈的陽光如燃燒般,但就算如此,仍然無法破除心 底深處的恐懼,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保護不了在乎之人的痛楚如影 隨形。 回頭望了一眼神谷道場,連他自己也很意外,四處流浪整整十年的自 己,竟然會在這個地方落腳,從第二道傷痕劃下開始到現在,第一次想 留在某個人身邊,再一次,再一次保護想要保護的人,但這樣小小的願 望,此刻卻讓他充滿恐懼,前日那人的話語,歷歷在目。 曾經身為殺手的自己,以不殺的誓言束縛著,然而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那樣的瘋狂,是不是還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這樣的自己,是否還有資格 去保護一個人? 『我知道的,你是一個殺手,到死都是。』那尾句讓劍心打了寒顫。 所謂到死都是的意思,是自己始終都擺脫不了殺手的命運,或是在別人 眼中,曾經身為殺手的罪,永遠也無法抹除? 突然間察覺了些什麼,劍心抬起頭來望向周遭,不經意與一位婦人的目 光對上,那婦人急急迴避劍心的目光,快步走開,像是逃開瘟疫的來源。 舉目四望,不知何時,街上的人們看他的眼光變了,變得扭曲與嫌惡, 惡意如空氣般蔓延。 「快看,那個人,從神谷道場出來那個人,是不是就是那時候說的……?」 「紅髮……臉上有傷疤……還帶著刀,不會錯的,就是那個人吧!」 「太可怕了,這種人……會不會隨便亂殺人啊?」 「為什麼要收留這種人啊?」 「太郎,絕對不可以接近那裡喔,也絕對不要接近那個人,知道嗎?」 母親對小孩子告誡著,孩子似懂非懂,看著母親點點頭,那母親看向劍 心的目光,則是混合著害怕的嫌惡眼神,與那目光相對之時,心像是被 割了一下,他不再看別人的表情,想回道場時卻腳步一滯。 看著神谷道場的屋頂,劍心不由自主露出苦笑。 「這裡畢竟……不是我該留的地方啊……」 落寞一笑,毅然回身朝道場反方向走去,他刻意放慢腳步,讓大家都看 到他的去向,不讓自己回神谷道場,那地方,自己已經沒資格踏入了。 而在神谷道場裡,薰正忙著張羅食物,被派去跑腿回來的彌彥空著手, 皺著眉,一臉的不高興。 「薰,賣味噌的老伯說他不賣給我們東西。」 「什麼?不賣?什麼意思?」 「不是不賣,是不賣給我們!不只賣味噌的老伯,連豆腐店、蔬菜店看 到我也很不高興,他們說……他們說我們這裡有個劊子手在,所以不賣 給我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劊子手」三個字讓薰的臉暗了下來,劍心的過去,為什麼感覺全村人 都知道了? 「薰,他們說的劊子手……該不會是……」 「噓!別說了!」薰緊張地望望門口,確定劍心還沒回來,趕緊告誡彌彥。 「彌彥,你喜歡劍心嗎?」 「嗯,當然喜歡啊!他又強又溫柔,當我師傅正好,比你這兇婆娘好多了!」 顧不得正在說正經話,薰賞給白目小子頭上一個爆栗,狠狠瞪著彌彥。 「如果喜歡他,就不要再說「劊子手」什麼的,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這麼說……」彌彥瞪大了眼,「那個劊子手真的是在說劍心?」 無奈點頭,薰說出了劍心過去的稱號「人斬拔刀齋」,彌彥瞪大了眼, 發出了一連串問題。 「為什麼劍心會成為拔刀齋?他到底殺過多少人?在殺人時他在想什麼? 他不害怕嗎?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的家人呢?他家鄉在哪裡? 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薰張嘴想要回答,卻發現自己一個問題也答不上來,她突然驚覺,對於 劍心,除了他的稱號外,他斬人的過去,他的背景,他的一切,自己一 點也不瞭解。 「我……我不知道。」薰茫然說道,迷惘地坐在地上。 「是嗎?你也不知道啊……」彌彥搔搔頭,兩人相對無言,直到彌彥的 肚子響起咕嚕嚕的聲音。 「啊啊!肚子餓了!不管他這麼多!先吃飯吧,等劍心回來再說!」 說著,薰猛地站起,束好圍裙,綁好帶子時她抿抿唇,露出決心的表情。 「彌彥。」 「啊?什麼事?我好餓。」 「你剛剛問的問題,不要再去問劍心了。」 「什麼?難道你一點都不想知道嗎?」 「我……我當然想知道,但是……」 她咬咬牙,直覺告訴自己,這時候不適合問這些,尤其道場外的人如此 態度的時候。 「在這時候,我不想問他,知道嗎彌彥,你也不准提,一個字也別說!」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在代理師父掄起木杓威脅下,彌彥舉手投降。 薰眼神垂下。 「等他想說的時候,我會聽他說的。」 在師徒倆忙著用剩餘東西做飯時,幾雙惡意的眼光從外面窺視著他們。 -- ***心緣的鮮網同人專欄***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cosplay/100092696/index.asp 鋼之鍊金術師、反逆的魯魯修、鋼彈00、少年陰陽師衍生作品,虐文區慎入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67.88.219 ※ 編輯: chao0201 來自: 1.167.88.219 (12/29 17:12) ※ 編輯: chao0201 來自: 1.167.88.219 (12/29 18:20)

12/30 01:13, , 1F
舉手舉手~~我有在看XD!!
12/30 01:13, 1F

12/30 01:31, , 2F
緋色之淚很好看耶~心緣大加油!!!
12/30 01:31, 2F

12/30 07:02, , 3F
樓上竟然看過緋淚XD
12/30 07:02, 3F

12/30 10:27, , 4F
有沒有覺得哪裡好看還是有什麼感想的 什麼都可以說唷^^
12/30 10:27, 4F

12/30 11:50, , 5F
期待下文~~~:)
12/30 11:50, 5F

12/30 12:24, , 6F
不錯
12/30 12:24, 6F

12/31 01:53, , 7F
有個小地方覺得怪.村民真的會怕劍心嗎?
12/31 01:53, 7F

12/31 01:54, , 8F
沒辦法~因為劍心和善的印象太強烈 所以比較難想像...
12/31 01:54, 8F

12/31 09:41, , 9F
你想想如果有人跟你說你家附近有個殺人犯,不論他看起來
12/31 09:41, 9F

12/31 09:42, , 10F
多人畜無害你還是會怕吧 至少也會懷疑一下,何況他還拿刀
12/31 09:42, 10F
※ 編輯: chao0201 來自: 220.135.99.139 (12/31 21:03)

01/01 02:41, , 11F
舊作 看過 新作 期待~ 請加油喔~
01/01 02:41, 11F
文章代碼(AID): #1GthFtDa (KShistoryACG)
文章代碼(AID): #1GthFtDa (KShistoryA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