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緋雨—逆刃迷途(六)

看板KShistoryACG作者 (願い必ず叶う!)時間10年前 (), 編輯推噓3(301)
留言4則, 2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再說一次這回會虐XD 有看的要冒出來唷~~ 六 目送薰和那些人離去的身影,左之助憤恨地用力朝土地重重一拳,將 地上轟出一個洞。 「可惡!難道我們什麼事都沒法做嗎?」 惠也急得六神無主,「現在,只能找外援了,有誰可能幫忙的?警察嗎? 不對,不行啊,那是陸軍省的人,也就是跟警察同夥吧……」 提到警察,一言提醒了左之助,他脫口大叫:「齋藤一!」轉向惠說道: 「我去找齋藤!他要是不幫忙,我把警察局給挑了!有種就抓我去坐牢!」 說著抓起斬馬刀,急匆匆的走了,惠一邊照顧彌彥,一邊暗暗祈禱。 「拜託,大家,一定要平安無事……」 *** 身後粗暴的一推,薰跌跌撞撞進了一個昏暗的房間,裡面沒有任何東 西,只有一個垂頭跪坐的人,薰心裡怦怦直跳,那人垂下頭髮看不清 面目,卻可以隱隱約約看見他那特殊的髮色,薰試探地出聲。 「劍心?是你嗎?」 那男子全身震動,抬起了頭,薰睜大了眼,以手掩口。陰暗的光線看 不見細部,薰卻隱約瞧見他嘴邊已乾涸的血,那衣衫上的破損,和隱 隱現出的血跡,但更叫她心痛的,是他看到她時的眼神,從一開始的 震驚,再轉成歉疚與痛苦交雜的眼神,但就算如此,男子的眼神在開 口說話時,卻轉成了溫柔,掩去所有痛苦的,只對自己展露的溫柔, 這男子的心事,什麼也不願意顯露,薰突然覺得心痛。 「對不起,薰殿,我還是連累了你。」聽到這句話,薰突然有點生氣。 「為什麼,要說這種話?」不自覺用力抓握著和服。 「你應該罵我,為什麼要到這裡來吧?」 「他們自然是恃強逼迫薰殿前來,在下自然……」 「不是!我是自願來的。」薰打斷了他。「因為……你受傷了。」 她補了一句,聲音轉為低沈,有點賭氣似的,劍心仍然微笑著,襯著 嘴角的些微血跡,更令人諷刺。「在下沒事的,請放心。」 薰吸了一口氣,突然很想把他的笑容撕掉,把他的逞強撕掉,很想…… 讓他真實的面對自己……就算是傷痛脆弱也沒有關係。 一時衝動,薰試探地脫口而出那個名字。 「巴……」 才一出口,與那同時,劍心的臉色全變了,除了震驚之外,還有掩不 住的痛苦,彷彿舊傷被血淋淋撕開,那神情讓薰的心全揪了起來,一 瞬間她便後悔了,但除了後悔之外,也錐心似的明白,只是一個名字 而已,她便明白了,那人所說的,至少有部分是事實,那就是自己這 什麼都沒經歷過的天真小女孩,是無法進入他的世界…… 無法控制負面的想法紛至杳來,劍心卻說話了,以他那始終溫柔的嗓音。 「薰殿……都知道了嗎?」 「我……」薰說不出話,喉頭像是梗了一個結,無法言語,而劍心的 表情卻是平靜的,剛才的痛苦像是從未發生過。 「在下會告訴薰殿的,全部的事情……」 薰看著劍心看似平靜的臉容,突然間有種強烈的心痛,將剛才的痛苦 神色完全隱藏起來的劍心,強迫平靜地面對自己……她強烈的後悔。 「不要……別說了……」 「……薰殿……」 此時此刻,在下定決心說出一切的時候,眼前這曾給予自己莫大力量 女子的拒絕,像是對自己的徹底放棄,腦海瞬間閃過她遞傘給自己時 所說的話語,一時間胸口劇痛,連呼吸也成了火,無情地燒著心,一 時間除了胸口的疼之外,沒有任何感覺,那疼痛如此劇烈,甚至連手 腳也麻木了,像是失去了什麼支撐的力量。 但接下來那女子的反應,卻出乎他意料之外。 「不……我是說,對不起……虧我還對彌彥說教,要他不准來問你任 何你不想說的事,但我自己卻……那麼任性的傷害了你……」 劍心看著她,感覺被劇痛堵住的氣息慢慢地放鬆,而胸口的痛楚慢慢 地,慢慢地紓解。 「我……終於明白那個人的目的……我不要……我不要成為……折磨 你的工具……」 劍心微微睜大了眼,驚訝於薰的敏感,自在這裡見到薰的那一刻起, 他便明白渡獄的目的,但他早已下定決心,就算心會痛到失去感覺, 他也不會讓這女子受到絲毫傷害。然而她的瞭解,她的傾訴,此刻像 是溫暖的手,撫平了受傷的心靈。 「我……我會等你的,等你想說的時候……不,就算你始終不想提也 沒有關係,我只想告訴你,無論以前發生過什麼,你永遠都是那個我 遇見的浪人,只是名叫緋村劍心的浪人,如此而已。」 劍心看著她,從怔怔的凝視,到慢慢地露出微笑,那是受到撫慰的, 疲累卻安祥的笑。 「謝謝你,薰殿……」閉上眼,由衷地表達感謝之情,想要傾訴的慾 望那麼強烈,就算會有痛楚,也已微不足道。 「沒關係的,薰殿,對你說出那些往事,不是折磨,而是治癒。」 「劍心……」 「在下想和你,和薰殿,一起面對以前的自己。」 *** 看著渡獄將少女推進了囚禁拔刀齋的暗室,重重關上門,在旁邊一直 默默看著的男子走近渡獄,朝他打了眼色,渡獄不悅地皺眉,還是跟 著男子身後,走至另一個房間裡,關起門,男子靜靜開口。 「那個女人,你打算怎麼做?」 「怎麼做?當然是利用她折磨拔刀齋,最後在他面前……」 他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冷笑。 「殺了她。」 那男子看著他近乎瘋狂的神態,皺起眉頭,那是一副頗為俊美的五官, 與渡獄的粗獷不同,甚至較具文人氣質,而此刻他瞪著渡獄。 「有必要把無關的人拖下水,甚至奪人性命嗎?」 「你在說什麼啊!誰叫她是拔刀齋的女人!」 那人看著他,以忍耐的語調說著。 「你這麼做,跟拔刀齋的濫殺又有何不同?」渡獄瞇起眼。 「少說這種冠冕堂皇的廢話,你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用那女的引拔刀齋入殼,不就達到目的了?為什麼還要害不相干的人?」 「那是拔刀齋的女人,利用她就能讓拔刀齋崩潰!你不是因為這目 的,才假扮桂小五郎的嗎?」 男子眼神轉為凌厲,又轉為複雜表情。 「我是要幫助你讓拔刀齋心靈失守,逼他殺逼倒幕府的薩摩人就夠 了,不需要把其他人拖下水!」 「哈……」渡獄冷笑。「那樣還遠遠不夠!那女人對他的意義看得出非 比尋常,利用她讓拔刀齋徹底崩潰,是最完美的辦法!」 「……你越陷越深了,渡邊。」聽到那兩字,渡獄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你叫我什麼?」 「渡邊崇,醒醒吧,你走火入魔了。」 語聲剛落,渡獄的拳頭已經揮到了男子的鼻端,拳風將男子的頭髮揚 起,他卻一動也不動,只是瞪視著渡獄僅存的右眼,兩人對瞪了一會, 渡獄沉聲。 「我叫渡獄,不准再叫這名字!」男子不答。 「你是因為怕我扮不了桂小五郎,才住手的嗎?」 渡獄瞪了他一會,收回拳,臉上不再是怒氣沖沖的猙獰神色,而是一 副鄭重神態,雙手重重拍上男子的肩膀。 「望,別這樣,我們已經努力了十年,加入長州,跟在桂身邊,辛辛 苦苦走到現在,你都能完全模仿桂的舉止,不要說與桂十年不見的拔 刀齋,連山縣有朋你都能騙過了,就只差一步,我們就能為大家復仇 了啊!」 十年……你不會知道我櫻井望是以什麼樣的心情走到現在…… 名為望的男子想著,心思不由自主走到十年前的那一刻…… ===== 這回桂小五郎...真相了(艸) -- ***心緣的鮮網同人專欄***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cosplay/100092696/index.asp 鋼之鍊金術師、反逆的魯魯修、鋼彈00、少年陰陽師衍生作品,虐文區慎入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20.135.99.139

01/30 22:33, , 1F
欸!?桂的真相原來是這樣啊...
01/30 22:33, 1F

01/30 22:34, , 2F
薰還不夠堅強 劍心又太敏感 這兩個人..(虐)
01/30 22:34, 2F
有虐到是最重要的><

02/01 07:11, , 3F
薰的表現很不錯啊
02/01 07:11, 3F

02/01 07:13, , 4F
不過出現齋藤一的名字有點驚訝
02/01 07:13, 4F
他在後面會出現,戲份不多就是了:p ※ 編輯: chao0201 來自: 114.45.33.142 (02/01 17:41)
文章代碼(AID): #1H2H0e9m (KShistoryACG)
文章代碼(AID): #1H2H0e9m (KShistoryA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