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緋雨—逆刃迷途(七)

看板KShistoryACG作者 (願い必ず叶う!)時間10年前 (), 編輯推噓2(201)
留言3則, 2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於是,時光流轉,拿起劍,毅然決然投入亂世的十五歲孩子,在歷史 長河裡,被激流滅頂。 以自己的血刃,如果能換來新時代的話……他以為他早已做好了覺 悟,然而直到第一道傷疤劃下的時刻,才頭一次知曉,何謂劊子手, 何謂殺人的疼痛。 在每個以血染紅的暗夜裡,他拿著刀,成為如機械般準確的殺人者, 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只要幾個起落,數條寶貴性命就此殞滅,只是, 那一晚,有些不同。 「他喊著,我不想死,還有……重要的人,在等……」 當劍劃過那人要害,劍心的臉上,多了一道血痕。 「那是……我第一次受傷流血……而那年輕武士,還活著……我走過 去,殺了他。」 劍心說著,以一種平板的語氣說著以前的罪孽,薰睜大了眼,摀住嘴, 掩不住震驚的神色,劍心的表情卻是一片木然,看不出任何情緒。 「那位武士的名字,名叫清里,這是在下後來才知道的。」 「是……巴姑娘,說的?」劍心望向她。「是的。」 「她是那位武士的……未婚妻?」 劍心無言點頭,露出看似淡然,卻隱藏著痛苦的神色,薰感到了心痛, 和剛才的痛不一樣的,另一種心痛,她想起那人的話:『那未婚妻為了 報仇而接近拔刀齋,成了他的妻子』。 「巴……她是為了報仇,而接近你?」劍心垂下眼,沒有回答的默認, 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她仍是他心底的痛。他回想起她,第一位走進自 己生命裡的,如白梅般的女子,那血雨下的相遇,初次的震撼。 只是,她從來不知道,自己早已,看過她的背影,那如同白梅泣血般 的心碎場景。 那時,只是看著那景象,逼著自己看,自虐般地意識著自己犯下的罪 孽,那一身白衣,跪倒在雨中撫屍痛哭的身影,與失去生命,再也握 不到那女子的手,那影像如同烙印一般痛楚,即使到了現在,還是隱 隱地悶痛。 與她初遇之時,另一位影子殺手正喪命於己手,親手降下血雨的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下手殺目擊者的她,也許是因為那血雨,也淋在 了她身上,而她卻……沒有驚恐,沒有如普通人一般的尖叫,只說了 一句話。 「你真的……讓血雨降下來了呢……」 這句話,像是觸動了心裡某種隱痛,一時間只能怔怔地望著她,明明 心裡有個聲音提醒自己必須滅口,但,看著那身影,空自握緊了刀, 卻怎麼也下不了手…… 而她就這樣暈倒在自己懷中。 迫不得已帶她回到落腳處,不知怎麼的她便住了下來,那是個淡漠的 人,對一切事物都面無表情的女子,但也許因為如此,當時竟如此自 然的接受了她在自己身邊,也許是因為,身為劊子手的孤獨感。 「隨著殺人愈來愈多,身上的血腥氣再也洗不掉,即使是同志,也漸 漸地離我愈來愈遠,也許他們也怕吧,怕我一劍把他們殺了。」 劍心的語調是淡漠的,有些自嘲的語調裡,其實透著極力掩飾的孤獨, 薰看著說出過去的劍心,那是,屬於劊子手的黑暗世界,是我無法瞭 解的世界…… 人都是怕死的,即使可以殺得乾淨俐落。將痛苦減少到最少程度,那 是自己唯一能為死者做到的事。 而這樣的,沒有人願意靠近的拔刀齋,巴卻毫不在意,面對自己時不 會退縮,也不會刻意諂媚,只是始終冷冷的,像對其他人一樣的對待 自己。 不知從何時開始,與其對著同志,他更寧願與她一起,在小斗室裡, 兩人各據一方,互相意識著對方的存在,卻也不會互相干擾。 也許,在對著她時,才有一絲絲自己還是正常人的感覺,就算她從不 曾笑過。 不自覺地,會希望看到她,共處一室時,即使沒有交談,也覺得有沉 穩的感覺,下樓時,會忍不住望她一眼,只是,總覺得那側影……有 些眼熟。 是沒有想這麼多,或者是下意識不願去想?劍心自己也不知道,只是, 就算逃避也好,那時的記憶與罪孽,畢竟不會放過一絲懲罰的機會—— 在長州的一次聚會裡,巴一身白色和服,做著招待,習慣性的,眼睛 不自覺追著她,卻在她跪著為人斟酒時,她優雅纖細的背後身姿映入 眼簾,那瞬間觸動了記憶,剎那間,渾身凍結了。 那個……背影,是她,是那個女子,伏在青年武士屍身前痛哭的—— 眼前一陣黑暗,連呼吸都停止了,只是怔怔地,怔怔地,望著那個背 影,用盡全力克制自己不要發抖,在人前的面具,仍是那麼穩定、冷 漠,彷彿仍是那個一切不動於心的劊子手,只有手上的酒輕輕顫動, 灑出了一滴,宛如淚珠般從他的手上滑落。 那一晚,他不曾再看她,只是一杯、一杯地喝著酒。酒是什麼味道? 他從沒有過好喝的感覺,之前喝的酒,帶著血味,現在喝的酒,透著 血味的苦,從喉嚨裡燒進身體,刺骨的疼。 他一杯杯地喝著,喝得並不猛,卻不曾停下,喝到後來,除了痛,已 經沒有味道,他仍然沒有停止,每一杯酒下肚,他都想著師傅說的話。 他從不能理解,為什麼師傅總是酒不離身,似乎很美味似的。 『如果有人不喜歡喝酒,那是他的問題,不是酒的問題。』 嗯,的確是呢。 無聲的勾起嘴角,從來都是自己的問題,無論是面對這時代的方式, 或是面對自己的方式,就算堅信走的道路是正確的,不,是一定要相 信這條路是對的,因為,除此之外,我已經,無路可走,所謂的劊子 手,殺了第一個人開始,便已無法回頭。 想必她也是一樣吧,因為親愛的人被殺,所以非找自己報仇不可,那 不是她的錯,而是我的。 在一旁的巴看到他那樣的喝法,皺了皺眉,微微咬唇,終究還是沒有 說話。 他那樣一杯接一杯,毫無停滯的喝法,終於旁邊有人覺得不對勁,但 卻沒有人敢去阻止他,直到他支持不住,倒了下去。 這時,周圍已經有拔刀齋和巴走得近的傳聞,竟那麼理所當然地將他 交給她照顧。 「她沒有乘機……殺了你?」薰心驚的問著,劍心漾起一抹苦笑。 「是的,她……沒有殺我。」 那一晚發生的事,已經不復記憶,只記得醒來時,頭疼欲裂,而她的 手,正撫著自己的額,那隻手,微涼而溫柔。 有些呆滯地望著她,突然無法理解身在何處,自己是誰,眼前的女子 又是誰,記憶重新進入意識時,他卻看見她眼裡的神色,原本總是冷 冷的眼色裡,竟多了一些柔軟與溫柔,那溫柔竟讓他覺得痛。視線交 接的同時,下意識地躲開她的注視與伸來的手,她沒有不悅,只是說 了一句。 「下次,別再那樣喝了,傷身。」 聽到這話,心重重的打了一下,「為什麼,不殺我」險些脫口而出,但 畢竟忍住了。頭部一陣劇痛襲來,微微呻吟閉上眼的同時,冰涼的手 巾放在了額上,疼痛被緩解許多,複雜的心緒湧上心來,從手巾的縫 隙中,他微微睜眼窺望著她。 她還是那樣從容,完全與往常一樣的舉止,那樣簡單地放過殺自己的 機會。 他呆呆地看著她的背影,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也許在心裡,他是在期望著死在她的手下。 他並沒有向任何人報告巴的身份,也沒有向她問過任何話,只是讓日 子如往日一般流轉,甚至他並未對她採取任何防護措施,只是從那日 開始,他的眼神變得更加陰暗,手腕也更加犀利。 「你還要繼續這樣殺人嗎?」又一次的暗殺任務結束時,她對自己這 麼說。 並不回答,只是在一遍遍洗著手時,臉上的刀傷再度流下血,染紅了 清水,卻渾然不覺。 「你……流血了。」她說著,拿毛巾捂住流血的左頰,他輕顫了一下, 眼神移到了她的側臉,她並未與自己視線相對,只是專注地止血。 你到底知不知道,這道傷,是誰留下的呢? 如果你知道的話,你還會,幫我止血嗎? 不自覺地浮現出這些念頭,但他還是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直到那件事的發生。 ===== 這邊是以真人版為基準,將追憶做改編的新追憶篇,因為劍心已經看過 巴的背影,也就是可能一開始就知道了巴接近自己的目的,如果以這設 定為基準,兩人間又會發生什麼事?以此為想法而決定這樣寫了,因為 我不喜歡完全照漫畫來,畢竟是同人小說,還是要有些新意,否則去看 漫畫不就行了嗎?當然啦對我來說,這樣的設定「絕對可以更虐!」 是我真正想這樣寫的原因,不然照本宣科自己寫了也沒勁啊!(喂) 對於這邊拔刀齋驚覺巴身份之後喝醉酒的情節,是我自己覺得很喜歡的 部分,這樣一來,一開始劍心對巴能殺而不殺,而巴對劍心也有一次能 殺而不殺,對我來說,這樣的感情羈絆會比原作更強烈些,也是我滿喜 歡的安排,希望大家也喜歡啦>< 另外關於那一晚,之後會詳細描寫的唷<=這人不會放過任何虐的機會(毆) 如果有人期待就太好了~XD -- ***心緣的鮮網同人專欄***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cosplay/100092696/index.asp 鋼之鍊金術師、反逆的魯魯修、鋼彈00、少年陰陽師衍生作品,虐文區慎入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20.135.99.139

02/06 22:10, , 1F
期待! ˊ艸ˋ
02/06 22:10, 1F

02/26 15:08, , 2F
雖然有人覺得電影版的巴偏離原著古典內斂的設定~可是雨中
02/26 15:08, 2F

02/26 15:10, , 3F
撫屍痛哭那個背影,真的很具衝擊性又深刻
02/26 15:10, 3F
文章代碼(AID): #1H4ZQ6Y2 (KShistoryACG)
文章代碼(AID): #1H4ZQ6Y2 (KShistoryA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