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緋雨—逆刃迷途(五)

看板KShistoryACG作者 (願い必ず叶う!)時間10年前 (), 編輯推噓2(200)
留言2則, 2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神谷道場。 薰昏睡了一整天,在模模糊糊中,她似乎感覺到了劍心溫暖的手, 聽到他在耳邊的呢喃,那聲音聽不清楚,卻能感覺到獨屬於他的特 殊溫柔,只是薰敏感地察覺,那份溫柔中隱含的痛楚,而最清晰的, 是最後的那句話。 「再見了……薰殿。」 這句話讓她突然間轉醒,一陣心痛,不自覺流下淚,一瞬間竟不知 身在何處,而回神之際,應該在身邊的人已經不在。她突然有一種 強烈的、不安的預感。 「劍心呢?」 在旁邊的惠抬起頭。 「你醒了嗎?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沒事了,劍心在哪裡?」 「劍心他……」惠欲言又止,薰的心沉了下去,果然夢境成真嗎? 沒等惠接著答話,薰一下子跳起來想去找劍心,頓時一陣暈眩,惠 趕忙扶住。 「你冷靜一點,劍心說他去去就會回來的……」說到後面也感心虛, 那時她也敏感的察覺,劍心明顯的在說謊,但那悲傷而決意的表情, 使惠無法再挽留他。 「我夢見了……他和我說了再見。」薰已經泫然欲泣,惠默然。 「他沒有說過他去哪裡了嗎?」 對薰的追問,惠沮喪的搖頭,但她隨即抬起頭,想起了什麼。 「等一下……劍心曾經說過一句……要帶你去『陸軍』什麼的找解 藥……對了!『陸軍省』!」 沒想到會有這個線索,兩人都欣喜不已,薰隨即站起,毅然說道。 「我現在就去!」 「說什麼傻話!你一個女人家,一個人跑去那種地方又能怎麼樣?」 「可是……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我一定要去!」很想哭泣,但 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只要有一點線索,就算多麼艱難,她也一定要 去找他。 也許從初次見面開始,這個名叫劍心的男子,他的一切就已成為難 捨的牽掛,不管發生了什麼事,自己也一定要去找他。 「這樣吧,找左之助跟你一起去,至少有個保鑣在,比較放心。」 惠說著便站起身來,然而卻有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 「不用去了,這位小姐……」 兩個女生驚跳起來,只見不知何時,一個穿著灰衣,臉上表情怪異 的不速之客已經出現在道場之中,在外面的彌彥完全沒有反應,薰 也是武家之女,立刻跳起拿了木刀,擺好了架勢。 「你是誰?想幹什麼?嗚……」剛剛的暈眩再度發作,險些把木刀 落在地上,惠趕緊扶住她,只聽男人一聲冷笑。 「一個女人能做什麼……你還是乖乖躺下吧,就跟外面那男孩一 樣。」 「你把彌彥怎樣了!」 「不用擔心,只是暈過去而已,一個毛孩子,我不會像拔刀齋一樣 濫殺的。」 語中的不屑與譏刺,還有那「拔刀齋」三字讓薰一凜,直覺此人是 衝著劍心而來。 「你是誰?」 男人冷笑著。「我叫渡獄,這是什麼意思,你知道嗎?」 「別說廢話了,劍心到底在哪裡?」 渡獄看著滿臉倔強與焦急的薰,不禁笑了起來。 「哈哈!你這女人有點意思,不過,你真的知道那人的真正身份嗎?」 「我當然知道,就算劍心的過去是殺手,也跟現在的他沒有關係!」 「以前和現在沒有關係是嗎?他臉上的傷痕由來,你可知情?」 劍心……十字傷的由來……這話打中了薰的弱點,很想開口問,卻 又怕中了這人的陷阱,只得閉口不語,而那人繼續笑著,那個笑僵 直虛假,令人說不出的不舒服,但薰本能的想要知道關於劍心的一 切,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 見那個男人沒有繼續說下去,薰忍不住開口。 「你……剛剛說的……」 「哼,我告訴你吧,他的疤痕,是一對已有婚約的男女劃的,而那 女的,為了報仇而接近他,成了他的妻子,最後慘死在拔刀齋手下!」 「……你……你說什麼啊……」 一下子薰甚至不能瞭解那人在說些什麼,那內容完全不能和劍心聯 想在一起,一時間她心思混亂,整個人都糊塗了。 腦裡一片混亂,短短幾句話裡,驚人的訊息太多,她甚至無法完全 理解那意義,包括劍心娶過妻,而最衝擊的,是他親手殺了……他 的妻子。 「哼,很難相信嗎?瞧他現在溫吞的騙人樣子,你也被他騙了吧, 哈哈!你不相信也無可奈何,我只能告訴你,這就是血淋淋的事實! 什麼逆刃刀,什麼不殺!他不過是一個身上背負上百人命的劊子 手!」 渡獄激動之極,握著的拳都在顫抖,而對薰來說這消息太過突然, 太過震撼,她本能的反應,是拒絕相信。 「你胡說……劍心才不會做這種事!」 同樣激動的駁斥,雖然認識不久,但薰相信劍心絕不會做出這種事, 或許更實在的感受,是不願意去相信。 渡獄對她的反應只是覺得可笑。 「你不相信是嗎?那麼……」 「要不要自己去問他?」壓低了聲音,陰惻惻地說著,薰的心重重 一跳,看向那個男人,渡獄的眼裡滿是挑戰與嘲弄,薰深呼吸一口, 告訴自己必須冷靜。 「劍心……現在怎麼樣了?他在哪裡?」 「我在問你,有沒有勇氣去問他真相?」 「我……」渡獄胸有成竹的樣子動搖了薰的信心,她相信事實不會 如他所說,但卻不由自主的害怕。突然間她再一次那麼明顯的感覺 到,自己不瞭解劍心,那個人到底擁有怎樣深沈的過去?他所存在 的世界,到底是不是我所能踏入的地方? 一瞬間她有種膽怯的感覺,但一想到他溫柔中隱含憂鬱與透徹世情 的眼神,心痛的感覺超越了膽怯,突然湧起一種強烈的感覺,想 要……更加走進他的世界,更加的……瞭解這個人,無論那世界有 多麼殘酷…… 在薰猶豫的時候,旁邊一直沈默的惠開了口。 「劍心在你那裡吧?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有什麼目的?」 「哼……」渡獄好笑。「就算告訴你們又如何?兩個女人能做什麼?」 「大錯特錯!至少有我在,你們就無法得逞!」 說時遲,一個碗大拳頭比說的話還快,就這樣朝渡獄轟去,渡獄嚇 了一跳,連忙跳開,直衝過來的左之助已大喝著追擊而上,渡獄抽 出刀來,並不與左之助硬碰硬,而是以游鬥的方式在身旁圍繞,專 挑左之助重拳使老之際在旁邊冷不防出手,左之助好幾次差點著 道,要不是反應快已然受傷,他哇哇大叫起來。 「你這只會逃的傢伙,有種就跟我硬碰硬!」 渡獄不屑。「大爺沒時間也沒興趣跟你這貨色玩!趁早滾遠點!」 「你說什麼?有本事別逃,跟大爺我的斬馬刀鬥一鬥!」拳頭沒用, 就不信斬馬刀揮不到這人!豈料渡獄說的話,卻令左之不敢輕舉妄動。 「我沒時間浪費在你身上,或者說,是另一個人可能撐不住唷。」 薰聽得心裡一沉。「什麼意思?」 渡獄得意地笑著,從懷裡拿出一撮東西。 「你們可認得,這是誰的?」 在他掌中的,竟然是紅色的頭髮,薰心裡狠狠打了一個突。 「你……劍心他……怎麼了?」 「大小姐,我還在等你的答案呢,要去?還是不去?」薰還未答話, 左之助大吼。「先把你留下了,不愁你們不把劍心放回來!」 說著便作勢要打,渡獄卻不當一回事,只是輕蔑的笑著。 「那就要看他撐得了多久了……」薰和左之還未會意,惠以她待過 觀柳邸以及醫者的敏感,突然顫聲說道。 「你們對劍心……用刑嗎?」薰倒吸一口氣,左之「咯崩」咬牙。 「憑你們也制得住劍心?到底用了什麼卑鄙手段?」 不答左之助的話,渡獄看向惠。「不錯,這位小姐倒聰明得很,一點 就通。」轉向左之助:「如果你要跟我打架浪費時間,那就儘量來呀。」 他抽出刀,擺出架勢,那刀顯得特別細長,舉高至肩部,對準了左 之助,同時,門外竟冒出四、五個人來,擺明要以多攻少拖延時間, 左之助咬牙切齒。 「你們這些卑鄙傢伙,算什麼好漢!」 「無毒不丈夫。況且這種程度,哪及得上拔刀齋當年殺人的狠勁於 萬一……」 他語氣裡的恨意與陰狠氣息讓薰打個寒噤,但她仍鼓足了勇氣,上 前了一步。 「我跟你去……現在!」 左之與惠兩人嚇了一跳,連忙阻止。 「不行,大小姐,劍心已經受制,連你也陷進去,我們只能任人宰 割了!」 「劍心之所以會去,全都是為了你的安全,你不能去!」 「可是……我……」 薰抬起頭,露出堅毅的眼神。 「我想……陪在他身邊……」 「在這種時候,我更想要成為……他的支柱……」 這話讓渡獄瞇起了眼。 支柱……是嗎?可笑。當你知道拔刀齋做過的事,還會這麼想嗎? 「被拔刀齋殺死的妻子……」他拔高了聲音,薰不由自主回過頭。 「她的名字叫……『巴』。」 「……巴……」無聲地重複這個名字,薰的眼裡浮現的,是複雜與 動搖。 ======== 好像人越來越少啦 電影下片了真寂寞... 對了預告一下...下回會很虐.... -- ***心緣的鮮網同人專欄***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cosplay/100092696/index.asp 鋼之鍊金術師、反逆的魯魯修、鋼彈00、少年陰陽師衍生作品,虐文區慎入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20.135.99.139

01/26 20:14, , 1F
劍心的過去...如果不是他親口陳述,真的會讓人難以相信
01/26 20:14, 1F

01/30 19:51, , 2F
渡獄未免太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了吧(太入戲了)
01/30 19:51, 2F
文章代碼(AID): #1H0M8_-N (KShistoryACG)
文章代碼(AID): #1H0M8_-N (KShistoryA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