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緋雨—逆刃迷途(二)

看板KShistoryACG作者 (願い必ず叶う!)時間10年前 (), 編輯推噓5(504)
留言9則, 6人參與, 最新討論串1/1
不知從何時開始,惡意擴大了。      獨自一人在村莊附近,劍心避過了眾人的眼光,不在人前現身, 不想就這樣一走了之,卻也猶豫自己是否該回到神谷道場,他就這樣 一人坐在土丘上,怔怔地看著夕陽西下,趁入夜時,回去與薰殿道別 吧,不,或者,留下信件,會是比較好的選擇……      眼前似乎能看見女孩拿著木刀,怒氣沖沖責問自己的模樣,又或 者是著急地想留住自己的樣子,不論是哪一種,都是屬於那女孩的天 真爛漫,她有一種不一樣的溫度,和自己完全不同,卻令人不由自主 想要靠近,但畢竟……那樣純潔如櫻的女孩,不適合和自己這種人沾 上關係。      想到剛才那些人的態度,劍心垂下了眼。   不是第一次被人害怕、憎恨,但面對一般人,被自己由衷想要保 護的人們敵視的感覺,並不好受。      低下頭沈思許久,猛然間抬眼,劍心突然站起回身,背後響起動 靜,好幾個帶刀者從暗處出現,那些人穿著深黑外衣,內襯白衫,靜 靜地朝自己收攏而來,而劍心在意的,卻不是這些人是否來者不善, 而是那裝束,這模樣映入劍心眼裡,不自禁地一凜,深吸了一口氣。      那是當年奇兵隊裡最流行的裝束,雖然自己身為暗處的拔刀齋, 從未與他們正式為伍,然而這裝扮的人們卻曾經讓他有過歸屬感,那 是第一次身屬的團體,第一次有了伙伴,雖然身為拔刀齋,注定只能 孤獨一人,但這個團體畢竟對劍心而言,有過特殊的意義。然而,維 新已過十年,奇兵隊也早已煙消雲散,此刻這群人這樣出現在自己眼 前,是什麼意思?      劍心看著為首者,不知怎地,不祥的預感讓他握緊了劍。   那人生得一張堪稱俊俏的臉,卻有些僵直,一臉笑意,卻是一種 不自然的笑,劍心一眼便銳利地注意到他的左眼,是死物。   那人腰配長刀,靜靜地上前,卻沒有立刻拔刀,只是冷笑地看著 劍心,後面的人跟上,隱隱圍了過來,卻沒有繼續上前。      「請問各位是?」   等了一會,那人卻不開口,劍心明知自己一開口洩了氣,可能失 了先機,但面對可能是以前的伙伴,他不願搶先出手。      「不認識我們了嗎?這麼久的老伙伴了。」   「……恕在下眼拙,似乎當年並未見過各位。」   「可真是貴人多忘事。算了,不認得我們這些小角色不要緊,桂 小五郎大人,您總該記得吧,緋村拔刀齋……」      聽到桂小五郎之名,再聽到舊時血的稱號,劍心竟不由自主打了 寒顫,為什麼?維新成功已經十年,再也不用下起血雨了。      「桂小五郎……大人……」唸出那名字之時,剎那間似乎重回了 做為殺手的瞬間,那股揮之不去的血腥味似乎從記憶深處甦醒般,再也 難以消滅。      「是的,你該不會忘記桂先生的恩情吧?」   「桂先生找我,有什麼事?」   「哼,找拔刀齋,還會有什麼事嗎?」   為首之人笑了,後面的人也一起笑起來,劍心卻沒有反應,只是冷 冷地看著他們,那些人笑得無趣,只得停了下來,劍心靜靜開口。      「在下早已立下不殺之誓,請回去,替在下向桂先生問好。」   說著便回頭欲離開,身後那人的聲音卻悠悠響起。      「劊子手拔刀齋想從良?這就像妓女談貞操一樣可笑,因為,回不去囉。」   冷言冷語與極盡侮辱的譏刺讓後面一群跟班大笑,劍心眼神微凝,腳步 卻沒停下,然而後面傳來冷冷的宣告,聲音不大,卻像是耳邊響起了焦雷。      「你不管那個女人了是嗎?拔刀齋?」   男人得意地看著那背影停住,回身,他看見他的眼在動搖,卻又力持鎮 定,那模樣讓他湧起快感。是的,這就是他的弱點。痛苦吧,這還沒開始呢, 拔刀齋!      「你把薰殿……?」後面「怎樣了」三字他竟說不出口,不久前才感受 到的恐懼,那男人說的話將恐懼變成了真實。      「你最好回去看看吧,以免後悔莫及,我在陸軍省恭候大駕。」   他一揮手,所有人跟著後撤,然而眼前一閃,快得無思量餘地,微涼的 刀鋒已觸在頸邊,目光交接處,是劇烈動搖的眼神。      「你對薰殿做了什麼?」語聲已經顫抖,擺在頸旁的刀鋒為逆,但寒氣 逼人,竟已露出殺氣,男人冷笑。      「這就是你的不殺之誓?」      此言一出,那瞳孔裡的什麼東西像是突然間破碎了,下一秒,寒鋒已 然離了頸邊,人影一閃,紅髮男子像一直留在原地一般,只是頭髮垂落, 已看不見他的表情。男人冷笑一聲,率領眾人離去,而劍心強壓著情緒, 眼睜睜看那些人離開,他不敢出手,因為他突然害怕。   害怕自己的本性。      回頭朝道場狂奔,握著刀柄的手卻在顫抖。剛才那樣本能的反應, 那是拔刀齋的反應,那是……我的真實……這樣的想法像是實現了刃衛 的預言,劍心不敢再想下去,因為現在有更重要的事。      「薰殿!」回到神谷道場,一片安靜更觸動了劍心的恐懼,衝進內 堂時,彌彥和惠同時抬起頭,而薰則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劍心頭裡 轟的一響,頓時一片空白,心整個沉了下去。      「薰……殿……」聲音又啞又乾,彌彥跳了起來。   「劍心,剛剛有一群人進來,強迫薰吃了什麼東西,她就這樣暈過 去了,幸好惠在……」   聽到她沒死,劍心定了定神,望向了惠,只見總是一派輕鬆的她面 色凝重,剛鬆的心又沉了下去。      「他們給小薰餵了毒,這毒不太妙,感覺是蛇毒的混合,跟隨血液 循環,人很快就會死去,我做了應急處理,但必須快點拿到解藥,否則……」      「還有多少時間?」「她是在半時辰前中毒,可能……」 她咬咬牙,「只能再撐半個時辰。」   腦裡嗡的一響,這時間別說去搶回解藥,就連衝去陸軍省來回也可能來不及。 「沒有辦法可想嗎?只要能再撐一個時辰……」   惠沈重搖頭,薰則在昏迷中也露出痛苦表情,劍心咬牙,一瞬間自責、歉疚、 痛苦襲上心來,但不能放棄!絕不能放棄!   「在下背她去陸軍省,快!」      正想立刻將薰背起,外面卻傳來聲音。   「不用麻煩了,緋村拔刀齋先生。」劍心心頭崩的一跳,回頭一看,竟是剛 才那些男人之一。      見到有人自投羅網,想要抓住對方逼出解藥的衝動才閃過,對方竟雙手奉上 一木盒。   「我們上頭要我來此敬上此物,上面說,拔刀齋先生想必知道意思,也知道 該怎麼做。」   說著遞上木盒,輕聲說道:「上面要我傳話,桂先生在等著您。」      劍心接過木盒的手險些顫抖,剎那間他突然明白了,這是個再明顯不過的 宣告。代表對方不擇手段,也要自己為其效命,薰的存在已是再明顯不過的弱 點,自己守得住她一時,守不住她一世。      那信差嚇了一跳,聽到桂先生三字的瞬間,紅髮男子的眼突然暗了下來, 如無月的黑夜,失去了所有能照亮的東西,全身像是澈骨的冷,像被定住一般 動彈不得。      「劍心?」彌彥見劍心緊盯著木盒不動,忍不住叫了他一聲,劍心一震, 回過頭現出微笑。   「沒關係的,薰會沒事的。惠,拜託你了。」   惠眼尖地察覺,劍心的確在微笑著,眼裡卻完全沒有任何感情,她試探 地叫他。   「劍心?」   劍心沒有回答,只是對那信差說了一句。   「請讓在下確定薰殿平安無事。」   那信差呆呆地點頭,身體卻像是被那雙眼麻痺般,一動也無法動,直到 劍心回過頭,他才回過神,急匆匆地走了。      劍心怔怔地看著薰吃下了藥,漸漸地呼吸變得平穩,臉上也不再有痛苦 的表情,陷入深深沈睡之中,那目光不曾移開,像是確認那身軀還有生命一 般,他一直出神地看著,直到有人在他肩上一拍。      「劍心,你還好嗎?」      像從夢中驚醒,劍心慢慢地回頭,惠正擔憂地看著他。   「你怎麼了?你神情不太對,發生了什麼事?」      「在下沒事。」   「騙人,快告訴我實話!剛才那人是誰?為什麼要害薰?」   劍心看著惠,慢慢地露出微笑,那笑仍然是屬於劍心的溫和,然而看在惠 的眼裡,那笑卻悲傷得像是在哭。      「是在下害的。是在下在這裡,才會害得薰殿成為他們的目標。」 身為浪人,本沒有資格有家,曾經是個殺手的人,更是如此。      「為了保護薰殿,在下必須要去解決一些事情。惠殿,薰殿已經沒有生命 危險了嗎?」   惠深深的看著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沒有生命危險了,但仍需要靜養……你還沒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要去哪裡?」   聽到薰已經無事,劍心露出了笑,那笑裡的意涵,卻如此複雜,像是寬 慰,像是不捨,又像是悲傷。      「惠殿,薰殿就拜託了。」      「等等!你到底要去哪裡!你不給我個交代,薰醒了我要怎麼跟她說啊?」   「……在下……」心中一酸,劍心心知肚明,恐怕自己已經不能再度回到 這裡,無論是不想拖累道場,或是要保護薰,只有自己離開,薰才不會再度被 當成目標。      「……在下去去就回……」這是個痛苦的謊言,但劍心寧願騙得薰留在道 場等他,也不願看著她為了自己到處涉險。      「你要去哪裡?」惠繼續追問,劍心卻搖頭。   「你們不要知道會比較好。在下走了。」   慢慢站起,惠卻一下子擋住去路,「不行,你不能走!給我說清楚!」      「惠殿,請放心,那是我以前的伙伴,我……相信他們。」      「哼,以前的伙伴?以前的伙伴對你身邊的人下毒,還可以信任嗎?」   瞳孔收縮,但劍心想到的,是當年對自己一手提攜的桂小五郎,想必 這只是剛才那男人不擇手段的作為,目的只是逼自己現身。      「在下……必須相信……」和那時一樣,必須強逼自己相信,相信 成為人斬拔刀齋是正確的,相信奪去人命換來新時代是正確的,否則自 己早在那時便已經崩潰。      在這十字傷劃下的時候。 (待續) ======== 廢話時間: 大家新年快樂唷~雖然作品基調很悲很虐... 可是對我來說虐就是快樂(喂) 回正題,我真的知道桂小五郎在那時已經...可是我還是要用, 反正那時代消息不靈通是很正常的XD 至於雷就不爆了,請各位慢慢看下去囉^^ 還是希望喜歡的話請說一聲 這會變成我寫文的動力啊~~拜託了m(__)m -- ***心緣的鮮網同人專欄***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cosplay/100092696/index.asp 鋼之鍊金術師、反逆的魯魯修、鋼彈00、少年陰陽師衍生作品,虐文區慎入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20.135.99.139

01/02 01:02, , 1F
對阿我就在想桂的個時候不是早就?還好有說明~~
01/02 01:02, 1F

01/02 01:02, , 2F
另外我看到"回不去了.."我笑了XDD
01/02 01:02, 2F

01/02 01:03, , 3F
啊哈哈哈我也覺得這句有笑點(喂)
01/02 01:03, 3F

01/02 11:06, , 4F
01/02 11:06, 4F

01/03 18:11, , 5F
看到"回不去了"笑出來 +1
01/03 18:11, 5F

01/03 19:13, , 6F
XDDD考慮以後改掉
01/03 19:13, 6F

01/03 21:41, , 7F
好好看!
01/03 21:41, 7F

01/03 22:37, , 8F
樓上是第一個說好看的...感動...
01/03 22:37, 8F

01/05 17:13, , 9F
寫得很好~~期待下一回~~:)
01/05 17:13, 9F
文章代碼(AID): #1GunFec_ (KShistoryACG)
文章代碼(AID): #1GunFec_ (KShistoryACG)